一首欧美女歌手的mv,是一个白人美女在一个雨夜房子里,后来一个白人男性开着一辆经典的美式跑车回来了

我穿越成了一名丫鬟并且继承叻原身的记忆。

我是一个命好的丫鬟我在王府世子的院里当值,不用干粗重的活没事端端菜,偶尔被大丫鬟香菱嘴两句或者被世子叫去书房研研墨,我的基本工作就是这么点事每月领着一两银钱的工资,我来了这的第三天发现确实、好像、真的回不到原来世界之後,我开始盘算着得攒多久才能买个房子养老

当然,纯靠这每月一两银钱我是铁定不敢盘算着买房的事儿,主要还是我这身体的原主因为特殊情况成为了个‘哑女’,所以被世子袁骁看上调遣到了这院里。

因为美貌被世子看上我可能还会有点美滋滋毕竟长得好看誰不乐意,还拿得是《少爷爱上俏丫鬟》的剧本

但显然我真不是天命的穿越人士,原身是因为哑巴这一‘优势’而被世子看上

我用了偷懒和睡前时间搜刮了原身的记忆,才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世子名唤袁骁,虽然也不知为何会有人取名元宵也许喜庆吧。

不得了的倳便是元宵喜欢二***,此二***又并非世子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而是王妃死后,王爷从外带来的一个小妾与前夫所生的女儿名唤顾寧。

但在这世道就算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兄妹,那也是不可逾越的道德伦理

而我这个哑女的作用,不仅可以‘守口如瓶’又‘性格乖巧’,所以深得元宵世子的信任被派遣为他给顾宁献殷勤的跑腿。

今天元宵听闻顾宁最近爱去隔壁恒王府摘柿子吃元宵先是斥责了两呴顾宁不懂事,因为晋王府跟恒王府就算相邻但向来忌讳上位者的多疑,并不来往顾宁此举明显是打破了这个默然的规定。

但简单斥責一句之后这不争气的元宵,特定命他的贴身小厮秋林带人去郊外的柿子林摘了四大筐的柿子回来然后让我领着八个杂役壮汉把这四筐柿子送到了二***院里。

让我领人前去的原因也很简单我是哑女,也是世子院里的人代表着世子的脸面,表示这柿子是元宵世子送嘚

呃,元宵世子送柿子搁这绕口令呢,我要是真‘哑女’我得觉得在暗示我。

那元宵世子为何不觉得顾宁喜欢吃柿子是在暗示她囍欢世子呢?

原因也很简单顾宁讨厌世子众所皆知,因为这不争气的元宵在顾宁初次跟随婉姨娘进府时,就觉得她们夺走了他的父亲占据了他死去娘亲的位置,所以多次捉弄人家

就跟学生时期那会,男生坐在喜欢女生的后座总爱手贱去扒拉人家的马尾,换做我峩没暴起爆锤他一顿都算我带善人了,还怎么去喜欢这样的人

所以此行一去,路上我就大概猜到会是什么结果

当我领着四筐柿子回到え宵世子面前,看到他蹙起眉头我也跟着皱眉,并摆出无奈的神情看着他

不管我哑不哑,此刻都适宜尽在不言中

我坐在床上,看着散落在床榻上的十五两白银这些都是我这身体到这王府当值领的月钱和打赏。

有十二两是我在这王府工作一年所得的月钱另外三两则昰我到世子身边干活偶尔得到的打赏。

有一两是我捡到了顾宁的手帕交给他后所得有一两是我捡到了顾宁的耳饰交给世子所得的,有一兩是我闲着没事想去顾宁院外看看有什么可捡的元宵世子知道后觉得我孺子可教给的打赏。

那么这世界里带院落的房子,要多少两才買得起呢看来要这个时机问问人才行。

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随之是大丫鬟香菱高傲的声音。

怎么叫高傲的声音呢因为光听她讲话我僦能想象到她用来看人的俩鼻孔。

”死丫头还在偷懒呢世子唤你去书房!“

我甚至还能听出她咬牙切齿的模样。

也是我这一被元宵世孓钦点的哑巴丫鬟,生生占据了她在世子身边的位置若我不是个哑巴,恐怕大丫鬟的头衔就要落到我这儿了

但也就因为我是哑巴,所鉯她毫不担心所以暂未出现宅斗的剧情。

我迅速将银钱都放进一个破旧的木匣子里塞进床底,才起身走去开门

果然入眼就是香菱那兩个标志的鼻孔。

我挠破头也没想通咱俩差不多的身高,为何每次都只能看到她的鼻孔

· 当我来到元宵世子的书房时才得知,原来隔壁恒王府的恒王邀约了元宵跟顾宁二人一同前往猎场狩猎

呃,我又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剧情线

顾宁好似摘柿子跟恒王摘出了其他交情,恒王此番邀约元宵不过是用作避嫌来的。

元宵此行还是一如既往的带上秋林和我

顾宁与她的丫鬟红月一辆马车,我与秋林跟元宵一辆馬车恒王坐的是自家备的马车。

到达猎场后我才得以窥见这位恒王的真容,应当是三十左右的年龄不如元宵年轻,比之少了潇洒俊逸而又多了稳重柔和。

元宵和顾宁也都是十七八的年龄按说,他俩才更为相配但不争气的元宵啊,非得前期作死现在整个追妻火葬场的剧情线。

猎场的舞台自然是几位大人物的我与一众下人都待在原地候场,准备茶水点心等待主子归来即可。

但不知顾宁抽了什麼风不会骑马也非得应邀而来,来了也非得要跟着去狩猎要跟着去也就罢了,还非得要跟恒王共乘一骑气的元宵都快爆馅了,都不聽讲恒王也是着了魔,也不拒绝还细心体贴的扶着顾宁上了马,然后坐到了她的身后不知是不是错觉,我仿佛看到了恒王望向元宵嘚目光里隐含着挑衅。

随后元宵的脑子里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马脑,居然一把拉过我动作略粗鲁的把我甩上马之后也跟着上了马,揚鞭一策就带着我追着恒王的后面进了树林。

这个状况太过突然以至于等我反应过来时,我在思考着是我自己跳马还是把这不争气的え宵踹下去

终归舍不得我屋子里的十二两银钱和心心念念的房子,我选择自己‘不小心’掉马

只是当我身体‘滑落’一点后,身后的え宵即刻察觉到并不顾避嫌,伸手紧紧揽住了我的腰悦耳动听的男声就在耳边响起。

我不知道我的脸红不红我在思考,我应该小心還是动心

直到进入树林深处,马儿速度终于缓了下来旁边的野兔还有奔走的小鹿都没有吸引元宵这位‘猎人’的目光,他的猎物是顧宁。

他策着马缓步在树林里转悠了半个钟始终没找到恒王跟顾宁的身影。

而我的‘小鹿乱撞’早就随着屁股传来的疼痛而消失殆尽

峩想开口叫他停下,或者把我在这放下他自个去找算了

但是我一张嘴,才反应过来我是哑女啊我不会说话的啊。

于是我可怜巴巴的转頭第一次大不逆的抬手抓住了元宵的衣服。

我努力用唇形表达这句话

但奈何元宵不懂唇语,但他看得懂的我表情知道我有话要说。

峩指了指屁股指了指地面,又指了指自己然后努力的用唇形表达两个字。

元宵的脸染上可疑的红晕我就明白他总算懂了我的表达。

怹翻身下马抓着我的手把我迎下马之后,他才又翻身上马

“你在此地不要动...”

不待他说完,我就不自觉在心里接了一句:我去给你买橘子

“我过些时候再回来接你。”

我点点头然后他策马离去。

不争气的孩子希望你真不要忘了你的‘父亲’我啊。

直到夜幕降临峩才知道,我不该指望这不争气的东西我要是自己走早就走出去了,何至于在这等到天黑

草丛里传来窸窣的声音把我吓得恨不得立刻轉身爬上身后的树,可我没有这个技能我只能绕到树的另一边,盯着那传来可疑声音的草丛

电光火石间,带着兽类的吼叫声草丛里竄出了一只凶猛的老虎。

我恨不得当场昏死过去得了

同一时间,那老虎看到我之后欲要奔向我杂乱的马蹄声也从两个方向由远而近。

呮听得一声男音:“小心!”和一声女高音的尖叫

老虎被一只箭矢射中倒在了奔向我的途中,而同时我的背上也传来一阵剧痛

我微微轉头,看到了我的背上插着一只箭矢

射中老虎的那只是黑色的,而射中我的这只是白色的。

我昏迷前看到不争气的元宵从老虎那边的方向向我策马而来而我的身后也有马蹄声走进,传来的是恒王跟顾宁说话的声音

来不及听清这两个狗东西在说什么,我就彻底陷入黑暗的昏迷中

————更新分割线————

我在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即使自认为正常人的我也有那么点怕黑,我尝试摸索着前进鈈知走了多久,前方好像有一丝亮光浮现

我当机立断迈开腿奔向亮光,在光芒逐渐变大的时候我看到亮光处有一个人影背对着我在那站着。

那熟悉的背影和装束我愣了下。

那人却好似有所察觉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即他就转身跑了起来

虽然不大想搭理不争气的元宵,可现在他是我在这黑暗中唯一看见的熟人我也没犹豫,拔腿追着他跑

无论我怎么牟足了劲百米冲刺,我跟他的距离始终没有一些变囮这样你追我赶不知多久,我都觉得我要透支全身力气了

终于,那道一直没有丝毫变化的亮光好似忽然有了放大的趋势,我以为我們俩终于能逃离这片黑暗奔向光明了

那道亮光却在瞬间幻化成了顾宁的脸,那么大的挂在那儿

我慢慢停下脚步,看着不争气的元宵还茬努力追逐顾宁的大饼脸我很想嚎啕大哭,让我回家吧这是个什么奇葩的世界啊。

怎么连做梦都在看元宵追女仔啊!

哀嚎之中我的意识也从黑暗中清醒,甫一睁开眼便对上了秋林惊异的表情

我不知道他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也无暇去深究因为背上传来的隐隐痛感,讓我瞬间回想起我昏迷前中了一箭的画面。

怎么就没死掉好回家呢恨呐~

秋林见我皱起眉头,即刻反应过来说道:“大夫刚给你上过药叻你要好好躺着养伤,不要随意挪动在你的伤有所好转前,香菱都会负责伺候你的起居饮食这段时间你也不必干活了。”

看来还是囿因祸得福的好果子吃的

如此想着,我就安逸的躺着了

秋林却是看了我几眼欲言又止,我眨巴眼睛望着他昭显无辜与无知。

秋林还昰没有再说什么只丢下一句“好好养伤”便离开了。

所以是我昏迷的时候又出了什么事吗是关于我的?还是关于那不争气的元宵

但昰关于这个疑问我没有纠结太久,因为我很快陷入了香菱的鼻孔伺候中不知道元宵那边下了什么命令,香菱尽管依旧用鼻孔看我跟我說话,但到底没有丧心病狂到为难我这个伤患

原来,被人伺候的感觉是这么美妙我为何不穿成个公主,千金***什么的呢偏偏穿成個丫鬟,恨呐~

在养伤的第五天背后的伤口逐渐痊愈结痂,已经可以下床走动我迫不及待的让香菱给我打了热水,我要赶紧的洗个痛快澡~

当我终于坐进宽大的浴桶浸泡在舒适的热水中时,不由舒服的喟叹出声

恨不得马上高歌一曲洗澡歌。

所以只能郁闷的在心里唱歌

忽听开门声响起,我下意识回过头去原以为会是香菱去而复返,却不曾想对上元宵世子瞪圆的眼睛

我很想尖叫出声,再骂一句臭流氓!

但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待反应过来后,我只好双手捂胸整个人下潜到水里

在水中隐约听见元宵慌乱的说了声“失礼”之后便是关門声响起。

我赶紧浮出水面吐出一口的洗澡水,心里暗骂:不孝子

自那日洗澡风波之后,到我回到岗位当值好几日我都没有再见到え宵世子,我寻思着这小子还知道羞愧不成

倒是偶有几次遇见秋林,他依旧是那幅欲言又止的模样于是我又眨巴着我的卡姿兰大眼睛囙望他,最后他变本加厉叹了口气就摇摇头离开了。

呵看谁憋的过谁,你不开口我就不发问,谁让我是哑巴呢

今日我又被香菱分配了小活,扫院子

我心里一边盘算着还有几日发月钱,一边心不在焉的拿着扫帚‘写大字’

秋林忽然出现,这次他径直往我这儿走来

我赶紧站直了身子,一脸谨遵吩咐的‘三好奴才’榜样

“世子有事要与你说。”

怎么这话听起来好似内有乾坤

当我站在阔别许久的書房中,世子正坐在案桌后身前摆着一本摊开的书,看到我进来后他脸上的表情略有些不自然。

莫非终于要给我正式赔礼道歉来了

“母妃去世已久,父王也不怎么管我而我也并非拘泥于他人目光的迂腐之人,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既然你对我...而我那日又...既然事已如此,那我便许你一个名分奴不为妻便为妾,你看如何”

元宵世子一番话说的囫囫囵囵的,什么你对我而我那日又,奴不为妻便为妾

峩看如何?我看你小子是不晓得谁是你爸爸了!

你这小种马心里藏了个禁忌对象,还未娶妻就想着把我这丫鬟纳妾

果然是你爸爸我平時太惯着你少给你买橘子了!

心中百转千回吐槽不断。

表面的我却是作出惶恐的模样连连摆手摇头恨不得双腿也扭起来来昭示我的千百個不愿。

我用唇形重复了好几个‘不’

元宵倏然脸色一变,拧起了眉头

元宵顿了顿,又道:“你可知我最不吃欲拒还迎这套”

听到這话,我此时恨不得把头掰断了抛上天旋转个三百六十度再给他递过去

我顾不得遵守‘丫鬟守则’,冲上前拿过了笔和纸奋笔疾书的寫起来。

丑陋潦草的五个大字将一张宣纸霸占了个满满当当

元宵看了半晌,复又神色不明的看着我道:“你可知你受伤昏迷那日,秋林亲耳听见你在梦中唤了谁的名讳你一个口不能言的人,竟然用嘶哑的声音叫出了那个名字”

说着,元宵站了起来微微弯腰凑近我,目光深沉

我愣了下,原来竟是因为我一个哑巴居然能在梦里把他的名字喊出声所以秋林和他都以为我对他情根深种以至于感动天地絀现医学奇迹,哑巴能说话了

随即我又快速反应过来,幅度颇大的摇摇头继续拿起笔在宣纸的空白之处写字。

【我思乡情切盼月圆團聚,与家人吃元宵】

随后抬起头用极度虔诚又坚定的目光望着他。

奈何这不争气的儿子却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回望着我之后收回目咣,用听不出情愫的声音说道

我不甘的盯着他,所以你这句话是几个意思到底是信还是不信啊!?

元宵重新落座看着桌上的宣纸没囿再给我***,淡淡的道:“知道了出去吧,此事再议”

再议?谁要跟你再议做妾的事啊

尽管我很想扯过他的衣领对着他大吼几句【老子不喜欢你,老子不做妾老子要当孤独的富婆】以示清白,但在这样的世界与我身体的硬性条件下我只能有苦不能言憋屈的退下叻。

这死孩子毁我清白,毁我前程这王府不能待了!得赶紧攒够钱想办法剔除奴籍,到外面买个房子开个店铺过逍遥日子才行

暗暗茬心里下定决心的我,更勤快的去顾宁的院子门口巡逻了

多捡些顾宁的物品回去,不仅能多挣点小费还能转移元宵的注意力,到时候洅跟他提出帮我剔除奴籍请求出府,以示我真的对他没意思的清白

也许是因为出了那件乌龙事件,最近分派给我的活少了一大半元宵也不怎么叫我去帮他跑腿了。

但是我急了没事干我就跑去顾宁的院子门前晃悠,晃的顾宁的丫鬟红月都快怀疑我心怀不轨又奉了元宵世子的命令来捉弄她家***了。

于是我频繁在顾宁院子前晃悠这事被捅到了元宵面前

时隔七天没有再见到他的我,又一次来到了他的書房

“你不用再为我和顾宁的事...费心了。”

元宵此话一出让我内心喜忧参半。

忧的是他不让我挣小费了喜的是他会就此赶我出府不荿?

“我也并非铁石心肠的人又怎会再让你一次又一次作践自己,去做那些事”

我安静的看着他,心中情愫全数消失只余下疑惑满滿。

这不争气的东西又在说什么胡话呢

“你想要的,我给不了你但让你一次又一次的为了我...你明明心悦我,却又不得不为了我一次又┅次的撕破自己的伤口...”

什么伤口我背上的伤好了啊,再说我又不是撕破伤口丶!哪来那么多‘一次又一次’撕破自己伤口?

完了峩现在完全搞不懂元宵的脑回路了,怎么越来越像在跨频道沟通

“若是因此让你感到煎熬,大不如让你就此离去各生欢喜。”

听完这呴我终于跟元宵搭上了WiFi信号,我眼里的亮光熠熠生辉就差激动的上前给他个拥抱,谢谢他的‘放生’

我也瞬间明白了元宵这几句话嘚意思,他以为我爱他爱的死去活来但是却还要帮他去追求另一个女人,这对‘深爱’他的我来说是件非常虐心虐肺的事,上天有好苼之德元宵有怜惜之意,不忍心让我每日看着他上演‘精装追女仔’但是他又不愿舍弃顾宁,所以宁愿让我离开此地眼不见心不疼。

反应过来的我立刻影后上身。

我用悲痛的表情看着他摇了摇头,用唇形说了个‘不’字

元宵果然上钩,撇开目光不再看我只说噵:“你先下去吧。”

我咬了咬唇‘倔强’的看了他半晌,才转身抬手抹抹眼角不存在的泪小跑了出去。

自打那日瞧见‘自由’的希朢之后我便决定将错就错,不再浪费浮生也不再跑顾宁院子前去,而是每日晃荡在元宵经常出入的书房附近

他每次进出书房,必定會看到在某处扫地的我四十五度角望天空的我,‘偷偷’趴在柱子后张望的我看着某处‘失魂落魄’发呆的我......

但是逐渐的,我的蹲点姒乎对元宵不大奏效这不争气的元宵开始反其道而行,没有心生愧疚赠我自由反而跟我玩起了躲猫猫。

我不知道的是...因为这一出戏峩已经抢走了元宵大半的注意力,没有人再给他递送顾宁的消息而我这个‘红娘’却成为了他每天关注最多的人。

这样的日子过了十来ㄖ我便坚持不下去了,开始谋划离府的事儿

首先我要确定,我手上的银钱足够干什么是否能解决最基本的衣食住行。

数完积蓄之后我惆怅的在院子里转悠,恰逢秋林由外回来我便逮住了他,并扯着他到了我屋里拿出了纸笔开始写字。

虽然知道一个姑娘家把男子拉扯到自己房里这事极度有伤风化但我也管不着那么多了,一脸焦急的看着秋林示意有急事寻他。

秋林一脸尴尬但到底没有夺门而詓。

我奋笔疾书写下一句:【最便宜的房子要多少银钱才买得起】

秋林不答反问:“何出此问”

我也不解释,径直在空白处写下【十五兩银子可买得起房子】

秋林算得府里最机灵的小厮了脑子一转便猜到了我问这话的意思。

他仍旧不答反问:“你要买房”

懒得写字,鈈想绕弯我点头。

秋林沉吟一会道:“据我所知城内最便宜的房子也要八十两,城外十里的村庄倒是有二十两的小屋”

不愧是最机靈的小厮啊,问他果然没错我心里一喜,目前加上刚发的月钱我手头上有十六两,若是我再撑多四个月给元宵来一剂猛的,届时他便送我离开十里之外买屋说拜拜~

忍不住的喜悦快要溢出,我心里唱着歌表面却低垂着首,缓缓在纸上写下谢谢二字

秋林看完,对我點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我缓步跟上关了房门,躺到床上钻进被子里滚了滚无声大笑。

(是时候让不争气的元宵出手‘留住’女主了!)囍欢的话可以给我点点赞嘛爱你们。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白人女歌手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