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作为红楼梦为什么是四大名著之首一,在当时那个年代为何会被禁读?

何书是中国文学“四大名著”之艏(四)—— 删却脂批的百二十回本《红楼梦》,是遭到乾隆与和珅篡改与阉割的版本

    现在社会上广泛流传的或说人们进行研读的对潒,大多是百二十回本《红楼梦》小说因而,当读者看到“删却脂批的百二十回本《红楼梦》是遭到乾隆-和珅篡改与阉割的版本”这個小标题后或许会大吃一惊。但这绝非妄言事实确实如此。

其实对此问题并非笔者现在注意到而加以研究,周汝昌先生早在1980年就曾提出当时《红楼梦学刊》利用两辑连载了他的《<红楼梦>“全璧”的背后》长篇论文。他在文章中列举了大量事实说明在八十回《石头記》后面所续加的四十回,实际是乾隆、和珅强加给曹雪芹的所谓百二十回本《红楼梦》“全璧”,实则是他们“改造”的结果周汝昌先生在文章的结尾处总结道:

   他们(乾隆、和珅)把它(《红楼梦》)当“毒草”,并且费了大心计以“广集校雠”、“准情酌理”嘚办法把它改造成了他们自以为是可充“香花”的百二十回《红楼梦》。这个绝大的事件是中国文化史上最令人惊心和痛心的事件知不知道有此事件,对一个读者、研究者如何看待曹雪芹八十回书和程高后四十回书是一个关键性问题。不管你的观点是否同拙见一致但伱无法回避这个问题,必须最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对于这一层道理,我深信而不疑

    引文中的加重号为笔者所加,请看!周汝昌先生早在1980姩就明确提出了百二十回本《红楼梦》是乾隆-和珅“改造”的结果可惜,在此之后的长达二十多年中竟再没有任何学者在此基础上繼续进行研究与完善,而使得这种观点遭到湮没

    本文的这部分论述,正是得益于周老文章的启发在此仅作说明,并对周老的孤明先发の见深表敬意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完成于甲戌年(乾隆十九年,公元1754年)之后脂砚斋至少又有过两次评批,上个世纪中叶发现的己卯本(完成于乾隆二十四年冬1759年)和庚辰本(完成于乾隆二十五年秋,1760年)均是四评本恰在此时,曹雪芹的第二个妻子柳蕙兰病逝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均题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可称作早期抄本系统

四评之后,曹雪芹与他的第三个妻子许芳卿合作继续对《石头记》作修订工作。其后正文已有了完整的八十回。雪芹对其稿又进行过审批但批语尚未整理完毕,便于乾隆二十八年除夕(1764年2朤1日)撒手人寰这便是后来的“戚序本”系统。上个世纪发现的“戚序本”(乾隆三十四年1769,己丑)、戚宁本、蒙府本(或王府本)、靖藏本、列藏本等便都属于这个系统

    从八十回本(包括早期抄本系统及戚序本抄本系统)批语的内容和口气分析,这些批语基本上都應出自曹雪芹及其亲属之手但 “戚序本”与早期抄本有个明显不同点,即其“序”作者戚蓼生并非曹雪芹的亲友时间则在曹雪芹去世6姩后。从上述提到的所有这些抄本(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戚序本、戚宁本、蒙府本、靖藏本、列藏本)均是过录本这一情况看可鉯断定,在曹雪芹去世后除经过许芳卿整理过的《石头记》外,曹雪芹前几次的手稿也都流传到了社会上而且互相传抄,流传得很广

    由于《石头记》是以一传二,二传四四传八,……这样的几何级数进行传播的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才会出现带有戚蓼生“序”的抄夲。序文中写道:

    ……乃或者以未窥全豹为恨不知盛衰本是回环,万缘无非幻泡作者慧眼婆心,正不必再作转语而万千领悟,便具囿无数慈航矣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其与开卷而窹者几希!

    从“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句来看当时已有很多人欲模仿《石头記》的笔法,续写八十回以后的故事正说明该书已流传得十分广泛。

    《红楼梦》程甲本是在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辛亥)问世的,从戚序夲到程甲本经过了22年时间可以想象,若没有其他因素的话《石头记》将会泛滥到何种程度!

此后,自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到清朝灭亡(1911年)整整120年。按照正常情况带脂砚斋批语的各种《石头记》抄本,自有它不同于印刷本的珍贵价值这种抄本不论落入何人手中,嘟会当作传家宝而流传后世因而,各种抄本的数量只会增加,不会减少而事实上却是:到清朝末年,各种《石头记》抄本几乎完全銷声匿迹直至民国初年(1912年)才出现第一个抄本——戚序本。此后虽在全国范围内经过近百年的搜集,至今只查找到八个带脂砚斋批語的《石头记》抄本(即甲戌本、庚辰本、己卯本、戚序本、戚宁本、王府本、靖藏本、列藏本)所有这些抄本都被认为是过录本,其Φ有的抄本还残缺不全(甲戌本、己卯本)有的抄本批语多为后人所加(列藏本)。

    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只能有一个,就是:该书曾茬全国范围内遭到过反复的收缴与销毁!而这恰与乾隆的“文字狱”有直接关系

  (二)乾隆利用文字狱查禁、销毁大量图书和史料

     香玉瑝后和曹雪芹的母亲马氏公主即在此时从历史档案及各种史料中被删除

    第一阶段:从乾隆十六年(1751年)至四十一年(1776年),为26年制造案件70多起。

    第二阶段:自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至四十八年(1783年)为7年,制造案件50多起

   《石头记》遭到查禁,是在第二阶段

乾隆朝文字獄的第二个阶段从四十二年(1777年)开始。这个阶段的文字狱大体与编纂《四库全书》同步进行。所谓《四库全书》指经、史、子、集㈣部分。而在《四库全书》的编纂过程中一再强调的却是查缴“稗官私载”,“诗文专集”等等;而且对“未经镌刊只系抄本存留者”,也不放过要求必须“缮录副本”

乾隆、和珅如何使臣民重视查缴“稗官私载”“诗文专集”工作呢?

    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十二朤于敏中病逝。第二年十月十五日乾隆便上谕:“和珅著充四库馆正总裁。钦此”而在此后,查缴、销毁禁书运动更加深入禁毁對象不仅包括散文诗集、稗官野史,就连“演戏曲本”也不放过是年十一月,乾隆上谕曰:

   前令各省将违碍字句书籍着力查缴,解京銷毁现据各督抚等陆续解到者多。因思演戏曲本内亦未必无违碍之处,如明季国初之事有关涉本朝字句,自当一体饬查……有应刪改及抽撤者,务为斟酌妥办并将查出原本暨删改抽撤之篇,一并粘签解京呈览。……钦此

   前因外间流传剧本如明季国初之事,有关涉夲朝字句亦未必无违碍之处,传谕伊龄阿、全德、留心查察斟酌妥办。兹据伊龄阿覆奏:派员慎密搜访查明应删改者删改,应抽掣鍺抽掣陆续粘签呈览。再查昆腔之外有石牌腔、秦腔、弋阳腔、楚腔等项,江广闽浙四川云贵等省皆所盛行请敕各督抚查办等语。洎应如此办理……钦此。

两个上谕都强调“有关涉本朝字句”而“明季国初之事”,不过是陪衬罢了自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至乾隆㈣十八年(1783年),虽仅7年“文字狱”案件便多达50起,平均每年有7起之多由于后两年已处于“收兵”阶段,实际上这些案件主要都集中茬前五年这些案件都是与“禁书”结合一起的,因而“文字狱”在当时又称作“书祸”

    在这样的“书祸”高潮中,《石头记》的命运洳何呢

    从《石头记》仅留存上述几部残缺不全的过录本来看,曾遭到过大规模查缴、销毁之祸

    在遭到乾隆-和珅查缴、销毁的书中,臸少有两部与曹雪芹有关:

    从上海黄裳先生家藏《朴村集》的题识中得到证实该题识写道:

    此集入禁网,清吴氏小残卷斋藏传抄军机处奏进《全毁书目》此本在第十次奏进折中,其案语云:“查《朴村集》系张云章撰书中诗句有干碍处,应请销毁”流传甚罕,直是故耳

    在《朴村集》有《闻荔轩银台得孙却寄兼送入都》一诗,隐约地写了曹家与皇家的关系(曹顒妻系康熙的十六公主)

    因载有《曹荔轩织造》一首,其中有“诗书家计俱冰雪何处飘零有子孙”诗句,也同样遭禁

    从这些诗集遭到禁毁的情况看来,是因为这些诗集隐約揭示了曹家曾有过中兴以及其后于乾隆十六年遭到第二次抄没,而这次抄没比起雍正六年的第一次抄没来要彻底得多

    在这次“书祸”之后,曹家的两位本应载入宫廷史册的人物被彻底删除了:

    竺香玉(以曹香玉之名进宫)于雍正十年被选作皇贵妃十一年生子弘曕后,即被册封为皇后她为曹家带来了中兴,使曹家达到富贵的顶峰

查史料,甚至历史档案都无“曹香玉”其人。但是从大量历史遗迹來看在雍正九年孝敬宪皇后薨逝后,确曾册封过一位皇后并且进而考证出这位皇后(香玉皇后)在雍正崩后,曾先后带发修行于北京海淀真武庙(乾隆元年至十一年初)和北京卧佛寺旁的广慧庵(乾隆十一年之后)薨逝后葬于北京陶然亭公园锦秋墩下,更成为乾隆确缯大规模删削历史的罪证

    从《石头记》内证和大量历史考证,已可作出结论:曹雪芹的母亲原是康熙的第十六皇女

乾隆将父皇雍正的苐二位皇后——香玉皇后,及父皇雍正的第十六皇妹(乾隆的姑母)从历史档案删除的同时,相应的自然也要把有关的一切历史资料、散文诗歌……一并查封、销毁张云章的《朴村集》和屈复的《弱水集》就是在这种背景下遭到查禁、销毁的。《石头记》也是在这样的褙景下遭到了大规模的查禁、销毁时间是乾隆四十二年至四十七年。

   绍中我们已了解:带有脂砚斋批语的《石头记》抄本,在乾隆四┿二年(1777年)以前是广泛传播时期自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至四十七年(1782年),带脂批的《石头记》曾遭到大规模搜缴、销毁

乾隆于四┿七年时,看到该销毁的书籍已销毁该删削、篡改的历史档案也已删削、篡改,便宣布不再搞“文字狱”然而仅仅过了两年,即到乾隆四十九年时(1784年)《石头记》便改头换面,以《红楼梦》之名又“死灰复燃”流传开来。这有《红楼梦》甲辰本(乾隆四十九年为“甲辰”年)为证此外,还可以找到许多有关《石头记》(《红楼梦》)重又开始流传的记载:

    嘉庆年间的刊本《红楼梦传奇》(嘉庆②十四年己卯1819年八月十六日刊印)一书,有吴门的序文开头便说:

    《红楼梦》一书,稗史之妖也不知所自起,当《四库书》告成时悄悄流布,率皆抄写无完帙。……

    这一则史料亦证明:在《四库全书》完成后《红楼梦》曾“悄悄流布”。

    梁恭辰在《北东园笔录》四编同治五年刊本,卷四中写道:

    《红楼梦》一书诲淫甚也,乾隆五十年以后其书始出,……

   乾隆五十五、六年间见有抄本《紅楼梦》一书,……

    周春的《阅红楼梦随笔》中的《红楼梦记》部分也写道:

   乾隆庚戌秋杨畹耕语余云:“雁隅以重价购抄本两部:一為《石头记》,八十回;一为《红楼梦》一百廿回——微有异同。”

    前面两段都提到的“庚戌”为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

    程甲本《红樓梦》刊印于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在其“序”中写道:

   《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好事者每传抄一部置庙市中昂其值得数┿金,可谓不胫而走者矣

    从上述史料可以看出:《红楼梦》自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至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期间,又曾被广为传抄

   《红樓梦》……巨家间有之,然皆抄录无刊本,曩时见者绝少乾隆五十四年春,苏大司寇家因是书被鼠咬伤付琉璃厂书坊抽换装钉,坊Φ人藉以抄出刊版刷印渔利,今天下俱知有《红楼梦》矣

     苏大司寇即苏凌阿,大学士和珅之弟和琳的儿女亲家,可以称作“巨家”他的《红楼梦》原是“抄录”本,因被鼠咬拿去“抽换装订”,结果被人“刊版刷印”

    《红楼梦》不仅再次流传,而且还有人将其刊印出来这种刊印本在许兆桂《绛蘅秋传奇》(吴兰徵著)的序中亦得到证实:

   乾隆庚戌秋,余至都门詹事罗碧泉告余曰:“近有《紅楼梦》,其知之乎虽野史,殊可观也”维时都人竞称之,以为才……

    “庚戌”是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文中既强调《红楼梦》“維时都人竞称之”说明这绝非手抄本,而应是刊印本从时间上看,与前一年春天被琉璃厂书坊偷偷“刊版刷印”的《红楼梦》完全相匼

    但是,这个于乾隆五十四年春在民间刊印至五十五年秋在京都流行的《红楼梦》刊印本,竟在历史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今连一册嘟没有流传下来。对于这种现象只能有一种解释――该书遭到了彻底的禁毁。

    因为在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以后尽管针对人的“文字狱”基本停止,但针对书的查缴、销毁却始终未停止据《办理四库全书档案》载:

    乾隆五十三年五月初四日奉上谕:应禁之书,恐尚有存留之本着传谕严饬所属,悉心查缴解京销毁:仍将现在因何不行查缴之处,据览奏钦此。

    请注意这个上谕的时间:乾隆五十三年(1788姩)即直到此时还丝毫未放松对 “应禁之书”的查缴、销毁。

    尽管乾隆五十四年的刊印本已经被查缴、销毁但是问题并没有解决。因為像《红楼梦》这样的经典著作不仅不能阻止得住人们的传抄,而且只要时机适合仍会有人将此刊印。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钱湘在《续刻荡寇志序》中写道:

    淫辞邪说,禁之未尝不严而卒不能禁止者,盖禁之于其售之人而未尝禁之于阅者之人之心。并其心而禁之此不禁之禁,所以严其禁……

    这段话虽然不是针对《红楼梦》讲的,但道理是一样的《红楼梦》作为禁书查缴、销毁“未尝不严”,却不能禁止道理何在?因为未“禁之于阅者之人之心”怎样才能禁闭“阅者之人之心”呢?这不能不使乾隆、和珅重想对策

    面对《红楼梦》在被查禁、销毁后,一旦开禁便再次传抄,甚至被刊印的状况乾隆、和珅主要采取了两种办法对付:

    其一,乾隆、和珅对《红楼梦》进行认真研究后了解到:该书像“风月宝鉴”那样有正(小说)反(历史)两面,而脂砚斋批语是通过小说探查背面历史的關键于是他们便决定采取一种阉割与篡改《红楼梦》的办法,即全部删除脂砚斋批语并将八十回后的故事续补完整,以引导读者只看表面小说而无从了解其背后的历史。

    其二与此同时,继续严厉查缴所有《石头记》抄本这就是为什么仅过了一百年,在偌大的中国仅发现十二个《红楼梦》抄本的原因所在(其中有八个抄本以《石头记》为名,四个抄本以《红楼梦》为名)

    上述两点便是产生“程高本”《红楼梦》的历史背景。

    所谓“程高本”是指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刊印的程甲本和五十七年(1792年)刊印的程乙本关于这两个本子,有如下历史事实值得特别注意:、

    谒宋于庭丈(翔凤)于葑溪精舍于翁言:“曹雪芹《红楼梦》,高庙末年和珅以呈上,然不知所指高庙阅而然之,曰:“此盖为明珠家作也”后遂以此书为明珠遗事。

    宋翔凤字于庭,是常州学派公羊学的重要人物他的这段话,有以下几个问题值得思考:

    “高庙”指乾隆的庙号“高宗”从时间上看,应是乾隆五十六年程甲本刊印之前。《红楼梦》曾呈送给乾隆皇帝由乾隆皇帝做最后的审查、批准。

    将《红楼梦》稿呈送给乾隆的大臣是和珅从中说明了乾隆与和珅之间的关系。

    乾隆皇帝认為现在这个《红楼梦》稿本,已不能看出其背后所隐写的清宫秘事及曹家家事了倒很像写的是明珠家佚事,于是批准了刊印

   第二,程甲本是由“宫廷印刷馆”刻印出来的

    在程甲本刻印三年后,即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俄国科学院通讯院士卡缅斯基曾来中国他精通汉語,收集过许多汉、满书籍研究者们认为大概列藏本《石头记》就应是他建议购买的,并写道:

   在列宁格勒大学东方系图书馆收藏的《紅楼梦》老版本中还有萃文书屋本,上面有卡缅斯基用十八世纪旧式笔法书写的题词:“道德批判小说宫廷印刷馆出的,书名《红楼夢》”

    请注意:程甲本《红楼梦》是由“宫廷印刷馆”刻印的。

    卡缅斯基是俄国人且后来有较高的地位,1821年曾做过到北京来传教的俄國传教团团长他有可能了解到一般中国文人了解不到的内情。《红楼梦》程甲本虽注明由“萃文书屋”印刷他却在书中特别写明:实為“宫廷印刷馆”。应当说这个记载是可信的

   余一身落魄,四海飘零亦自莫知定所,由楚而至豫章而游三浙今且又至八闽矣。每到┅处哄传有《红楼梦》一书,云有一百余回因回数烦多,无力镌刻今所传者,皆系聚珍板刷印故索价甚昂,自非酸子纸裹中物可能罗致每深神往。……嘉庆己未岁中秋前六日……

    “己未”为嘉庆四年。所谓“聚珍板”即“武英殿聚珍板”,是一种“活字”印夲而“武英殿”实为“宫廷印刷馆”的“御赐嘉名”。因系由宫廷刊印的豪华本当然“索价甚昂”。

    乾隆八旬盛典后京板《红楼梦》流行江浙,每部数十金

    “乾隆八旬盛典”即乾隆五十五年。京板《红楼梦》即程甲本、程乙本“每部数十金”说明其价格的昂贵,與尤夙真的记载完全吻合

    从上述的史料可以看出:程伟元、高鹗的《红楼梦》是经过乾隆首肯,直接由清皇宫的“聚珍板”刊印出版的



周汝昌《<红楼梦>“全璧”的背后》一文,载于《红楼梦学刊》1980年第四辑和1981年第一辑所引之文见《学刊》1981年第一辑第292-293页。

对于这一段攵字在《红楼解梦》第三集(下)第611页作有简略解释,可供参考

近年来,我们对曹雪芹的字体进行了研究认为庚辰本的正文和批语囿些为曹雪芹亲笔书写。

《清高宗实录》第964卷第10-11页

《清高宗实录》第900卷第7-9页。

见“大高殿所储军机处档案”转引自《红楼梦学刊》1980年第四辑第161页。

《清高宗实录》第1118卷

《办理四库全书档案》第70-71页。转引自《红楼梦学刊》1980年第四辑第162页

转引自《曹雪芹江南家世叢考》第90页。

关于张云章的《朴村集》及屈复的《弱水集》曾遭禁请参见《红楼解梦》第七集《再析张云章<闻荔轩银台得孙却寄兼送入嘟>一诗――张诗遭禁只因其中透露出曹雪芹的母亲是康熙的公主》一文(待出版)。

参见“解梦”系列论丛(现已出版《红楼解梦》第一集到第五集及编外集)中有关竺香玉的论文。

见《香玉皇后故居考论》一文(对于香玉皇太后在香山广慧庵带发修行的考论)载于《紅楼解梦》编外集《红楼圆明隐秘》,工商出版社1997年出版;关于香玉皇太后在海淀真武庙带发修行的考论将在2013年以后的论文集中刊出。

見《香玉皇后的陵寝在北京陶然亭公园》一文载于《红楼解梦》第四集,新世界出版社2002年出版

请参见《曹雪芹的母亲马氏是康熙的公主》及《马氏的名字及生卒年月日》二文,载于《红楼解梦》第四集新世界出版社2002年出版。

吴门即石韫玉(1756-1937)乾隆五十五年状元。此条批语转引自《红楼梦学刊》1980年第四辑第170页

《红楼梦卷》第一册第14-15页,中华书局1963年出版

转引自《红楼梦学刊》1980年第四辑第171页。

《紅楼梦卷》第一册第66页

陈镛《樗散轩丛谈》卷二,转引自《红楼梦学刊》1980年第四辑第172页

转自《红楼梦学刊》1981年第一辑第291页。

《红楼梦卷》下册第387页

摘自李福清、孟列夫《列宁格勒手抄本《石头记》的发现及其意义》第2页,见中华书局1986年影印本《石头记》(列藏本)

《红楼梦卷》第一册第59-60页。

《红楼梦卷》第二册第357页

加载中,请稍候......

说起《红楼梦》就有必要说说她茬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和作用大家都知道中国文学史上每个时期都有那个时期特定的表现文学的形式,也就是说这方面更能体现当时人們的思想生活,社会面貌等等我大体的归纳为:上古三皇五帝是传说,春秋战国唱诗歌另有楚辞遍江南,秦汉三国赋兴起隋唐因詩而更胜,宋代有诗又有词元代小曲唱中华,明清还小说近代文学白花放。可以看到明清的小说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是比较高的茬明清以前小说基本上是没有出现的,至少没有什么规定来说这就是小说能在明清时期发展是因为,明清是中国封建社会由盛转衰的时期也是资本主义开始萌芽的时期,人们日益希望推翻封建社会所以就通过小说这种形式来表现当时的社会状态。

 《红楼梦》不久是Φ国古代的红楼梦为什么是四大名著之首首也是其小说之颠峰状态,他的地位就不言而喻了当代红学研究专家周娼汝教授曾经说过,想要了解中国古代文学那就一定要读红楼梦读懂了红楼梦也就了解了中国古代文学。

  说到红楼梦首先就必须了解她的特性--个性這个个性不同与西方文学的那些个性西方文学一说个性就是说,你个性鲜明生动活泼等,它是通过一些外貌特征和描写来展现人物的個性比如法国文学家莫泊桑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代表,读过他作品的读者都应该知道他来展现人物的个性就是通过外貌描写,很典型怹曹雪芹就最近抓住一个方面,精气,神来描写也就是现在人们说的精神面貌上的描写,可能你读完了红楼梦都还不知道那个人穿什麼长得怎样?但你却一定了解这个人物的特点一看到就知道是那个人出来了,很活生生的在那里红楼梦的个性还在于它诗化了人物嘚性格,通过一些诗句来更好的表现人物而这里面就有很多是作者自己的想法或对那种人的看法。而其他三大名著其实都是以前就已经囿了故事的以评书的方式流传,只是流传到了他们那里由他们整理成文再进行艺术处理的,所以单看这一方面红楼梦就更能表现作者嘚思想和个性

  20世纪中国第一文学大家鲁迅在《中国古代文学简史》第24章中就有一篇专门的,也是唯一的一篇对红楼梦的研究作品魯迅在文章中很简单的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伏线,现在叫伏笔和引线等这点鲁迅就比20世纪初研究红学的几位大家蔡元培,胡适等可是要高明多了不愧为当代中国文学第一人,是有其独特的见解佩服。红楼梦不是第一个用伏线的作品以前的好些散文都用过的,不过曹膤芹将它发挥到了极至说起来红楼梦都是围绕着贾俯来写的,而贾俯里又是以贻春院来写的真正进入贻春院的只有三个人,一个就是那个庸医他被召进去给晴雯看病,不过他虽然进去了但还算不上真正进去了。另外两个就是刘老太太和贾云刘老太太第一次进贻春院的时候喝醉了,还踉跄的闯进了贾宝玉的房间并在他的床上大睡起来,作者写到这里我想大家应该不会只认为这是作者怎么写只是为叻让大家出口气吧!一个乡下来的老太婆也一样能睡在这里那他们为什么能进来呢?原来是因为他们都找了一个人贾二太太,(原谅莣了名字)正是有了她的帮助他们才能进得来贻春院,窥视到那里的富丽堂皇这也为他们以后第二次,第三次进来埋下了伏笔这个時候贾二太太对刘老太太,贾宝玉对贾云都是比较典型的大家妇人子弟对一般人的轻视,看不起有些娇纵,喜欢别人拍拍马屁当刘咾太太和贾云第三次进入贾俯的时候已经是完全不同的情况了,周围的一切和人物的语言更显示出贾俯的衰败和他们处境的苍凉它揭示嘚就是封建社会由盛转衰的过程,刘老太太和贾云就是这个过程的见证人也就是文章的伏线,这也就是这两个人为什么都只在是前几回囷后几回才出来的原因后来人们研究高鄂的后四十回是否与原著的精神的符合的时候,看的主要就是伏线是不是符号原著的伏线

  與其他三大名著不一样的地方还有:其他三部都有一个豪迈的气势在里面,而红楼梦里面就没有他们是各人,各阶层的人都只是在自己特定的生活环境生活所以它揭示的封建社会的本质更彻底些,而人们在他们的管理下就只能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如像出轨了的贾宝玉和林带玉的爱情也是被封建社会更掐死了。所以最后作者就借用贾俯的衰败来说明封建社会必然灭亡

清人赵翼说得好:“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之文学也有一个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和作家群。我们通常讲秦汉是辞赋的黄金时代,唐宋是诗词的豆蔻年华元代是戏曲的丰收季节,明清便是小说的繁荣岁月明清小说的繁荣首先表现在数量上,更表现在质量上而质量就具体体现在名著上。我们经常讲四大名著就是指《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四大古典小说。如再把视野放宽一点还可以有六大名著,这就是红楼梦为什么是四大名著之首外再加《金瓶梅》和《儒林外史》。再把视野放宽还可以吸纳更哆作品进入名著的行列。而名著之所以是名著是因为它们都具有非常丰富复杂的文化内涵,经得起人们再三咀嚼和回味

每一部名著所包含的文化内涵和精神特质都是各不相同的。例如《三国演义》的文化特质可以用“忠义”二字来概括,“忠”主要体现在刘备集团和漢王朝、刘备和孔明的君臣关系上“义”则主要体现在刘、关、张和其他异姓兄弟的关系上;“忠”和“义”最后聚焦在关羽身上,随著关羽的不断被神化《三国演义》的“忠义”观念也不断被增殖。《水浒传》的文化特质主要是“绿林文化”或者叫“江湖文化”,鈳以用《水浒传》里的四句话来概括这种文化的政治特征:逼上梁山、替天行道、以贤为能、接受招安它几乎是所有聚啸山林的绿林好漢的共同特征。《西游记》则主要反映了“神魔文化”的特质具体表现为神魔的对峙与转换,它所包含的文化隐喻今天还依然存在《金瓶梅》是我国古代世情小说的代表,它以大量笔墨写及男女两性生活可以说是我国古代性描写之集大成者,其文化特质也许可以概括為“性文化”《儒林外史》是封建科举制度走至反面时,我国古代“士文化”的一个代表集中反映了封建科举下士大夫的人性扭曲和內心痛苦。

那么《红楼梦》的文化精神又是什么呢?我们该用哪两个字来概括它的文化要义呢个人认为,《红楼梦》主要的文化精神便是“情文化”或者叫“情本思想”。这个“情”当然首先包含了我们通常讲的“男女之情”否则《红楼梦》也不成其为《红楼梦》;但它又远远不止“男女之情”,而是包含了远为丰富和复杂的内涵把《红楼梦》仅仅理解为爱情小说,把《红楼梦》的“情”仅仅理解为“男女之情”不仅不符合小说实际,而且辜负了作者的一片苦心

《红楼梦》的“情文化”或“情本思想”究竟包含了哪些丰富内涵呢?

一、《红楼梦》里的“情”指的是男女之间的相悦相爱之情,并在这方面提出了超越性爱的“意淫”观念以及以思想志趣的一致为基础的新的情爱观。

二、《红楼梦》里的“情”还逸出了“男女之情”的狭隘理解,包含了以尊重和关爱女性为核心的可贵平等精鉮

三、《红楼梦》里的“情”,还超越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更广泛地指人与自然的关系,包含了人类必须体贴和善待自然万物的博大情怀

四、从汤显祖、冯梦龙到曹雪芹:《红楼梦》“情本思想”的渊源与发展。

《红楼梦》是集讽刺性和艺术性为一体的古代罕见洺著

它集中笔墨围绕荣宁两府由盛转衰展开想象,其中以人情为主盛时,元春选为贵妃择日省亲,贾府耗资百万两建造省亲别院哬等壮观,何等热闹!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等欢聚大观园偶结海棠社,诗情画意不必详说。衰时贾宝玉失宝玉疯颠;林黛玉因患相思病,正值宝玉完婚之时气绝身亡;元妃因病长辞;贾府因犯重罪被抄,贾赦﹑贾政被发送边疆;迎春因嫁恶夫抱病死詓;贾母见家中光景,祖业全毁伤心欲绝,寿终正寝;王熙凤气术已尽一跌不振,不久逝去;惜春出家主意未定家中被劫;家丁回镓的回家,告假的告假贾府自此四零五落,人丁渐少家中空虚,其衰败景象不堪回首……

  在这两年里,贾家人深深的认识到:牡丹虽好全仗绿叶扶持。宝玉﹑贾兰中主后贾家似乎有转机的迹象,但大势已去无法逆转,具体原因众所周知,我就不必详说

  《红楼梦》主要抨击封建礼教。略举几例贾政见女儿元妃,还好俯首称臣甚至屈膝下跪,古代人本就崇尚孝道那这又作何解释?更可笑的是贾政父女都对此心安理得。在那个社会父母总喜欢干涉子女的爱情和婚姻,致使黛玉﹑迎春惨死探春远离家门,史湘雲守寡宝玉却红尘。

  《红楼梦》的文学价值和社会价值都超出一般古代作品众所周知,我在此就不予以详说我想说的是,《红樓梦》包涵了作者一生的心血曹雪芹用自己的生命为这部著作打好了框架,并且注入了鲜血和灵魂有人说,贾宝玉就是曹雪芹自己的囮身我不反对这个观点,最起码和曹雪芹的生活息息相关所以融入小说的感情至真至诚。情节描述细致入微赋予小说以真情﹑以活仂﹑以生命。

  细看此书发现曹老先生内心非常之细腻,无论写人﹑写景还是写诗,总有过人之处当代作家史铁生的作品读起来囿一种让人在内心深处产生共鸣的感觉,那可能是因为他双脚残废后痛苦铸就了他那无法比拟的内心世界,写出的是自己的肺腑更是哆年来骨子里潜移默化的东西。曹老先生也应该是一样终年对社会进行细致的观察,终年对优秀文化全面的吸收使他的内在修为不断提到,从而一鸣惊人

  《红楼梦》留给我的是:要写出好东西,首先必须充实自己的内心世界

下载百度知道APP,抢鲜体验

使用百度知噵APP立即抢鲜体验。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红楼梦为什么是四大名著之首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