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故常以治乱之气,与天地之化相淆,而不治也。什么意思

作品这三十八首诗借咏物叙事抒写作者的种种感怀,反映了作者的政治理想和对自然社会规律的认识抨击了

王朝的腐败统治,同情广大人民的苦难抒发自己身逢乱卋、忧谗畏讥的恐惧不安和壮志难酬、理想幻灭的愤懑忧伤,以及向往隐逸、远祸全身的愿望许多诗篇紧扣时事,针对性极强极富现實意义。组诗内容充实形式质朴,在艺术上继承了《

的比兴手法一扫六朝浮靡习气,是作者自觉摒弃华丽辞藻实践其诗歌革新理想嘚成功范例。

微月生西海1幽阳始代升2

圆光正东满3阴魄已朝凝。

太极生天地三元更废兴。

至精谅斯在三五谁能征。

兰若生春夏4芊蔚何青青5

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6

迟迟白日晚7袅袅秋风生。

岁华尽摇落8芳意竟何成。

苍苍丁零塞9今古缅荒途。

亭堠何摧兀10暴骨无全躯。

黄沙幕南起白日隐西隅。

汉甲三十万曾以事匈奴。

但见沙场死谁怜塞上孤11

乐羊为魏将食子殉军功12

骨肉且相薄13怹人安得忠。

吾闻中山相乃属放麑翁14

孤兽犹不忍15况以奉君终16

市人矜巧智17于道若童蒙。

倾夺相夸侈18不知身所终。

曷见玄真子19觀世玉壶中。

窅然遗天地20乘化入无穷。

吾观龙变化乃知至阳精。

石林何冥密21幽洞无留行。

古之得仙道信与元化并。

玄感非象识22誰能测沈冥23

世人拘目见酣酒笑丹经。

昆仑有瑶树安得采其英。

白日每不归青阳时暮矣24

茫茫吾何思林卧观无始。

众芳委时晦鶗鴂鸣悲耳25

鸿荒古已颓谁识巢居子26

吾观昆仑化27日月沦洞冥。

精魄相交会天壤以罗生。

仲尼推太极老聃贵窈冥。

西方金仙子崇义乃无明。

空色皆寂灭缘业定何成28

名教信纷藉死生俱未停。

圣人秘元命惧世乱其真。

如何嵩公辈诙谲误时人29

先天诚为美階乱祸谁因。

长城备胡寇嬴祸发其亲。

赤精既迷汉子年何救秦30

去去桃李花多言死如麻。

深居观元化31悱然争朵颐。

谗说相啖食利害纷??。

便便夸毗子32荣耀更相持。

务光让天下商贾竞刀锥。

已矣行采芝万世同一时。

吾爱鬼谷子青溪无垢氛。

囊括经世道遺身在白云。

七雄方龙斗天下久无君33

浮荣不足贵遵养晦时文。

舒可弥宇宙34卷之不盈分。

岂徒山木寿空与麋鹿群。

呦呦南山鹿罹罟以媒和35

招摇青桂树幽蠹亦成科36

世情甘近习荣耀纷如何。

怨憎未相复亲爱生祸罗。

瑶台倾巧笑玉杯殒双蛾。

谁见枯城蘖37圊青成斧柯。

林居病时久水木澹孤清。

闲卧观物化悠悠念无生38

青春始萌达朱火已满盈。

徂落方自此39感叹何时平。

临歧泣世道忝命良悠悠。

昔日殷王子玉马遂朝周40

宝鼎沦伊谷瑶台成古丘41

西山伤遗老东陵有故侯。

贵人难得意赏爱在须臾。

莫以心如玉探他明月珠42

昔称夭桃子今为舂市徒。

鸱鸮悲东国43麋鹿泣姑苏。

谁见鸱夷子扁舟去五湖。

圣人去已久公道缅良难。

蚩蚩夸毗子堯禹以为谩44

骄荣贵工巧势利迭相干45

燕王尊乐毅分国愿同欢。

鲁连让齐爵46遗组去邯郸。

伊人信往矣感激为谁叹。

幽居观天运悠悠念群生。

终古代兴没豪圣莫能争。

三季沦周赧47七雄灭秦嬴。

复闻赤精子48提剑入咸京。

炎光既无象晋虏复纵横。

尧禹道已昧昏虐势方行。

岂无当世雄天道与胡兵。

咄咄安可言时醉而未醒。

仲尼溺东鲁伯阳遁西溟49

大运自古来旅人胡叹哉。

逶迤势已久骨鲠道斯穷50

岂无感激者时俗颓此风。

灌园何其鄙皎皎於陵中51

世道不相容喈喈张长公。

圣人不利己忧济在元元。

黄屋非尧意瑤台安可论。

吾闻西方化清净道弥敦。

奈何穷金玉雕刻以为尊。

云构山林尽52瑶图珠翠烦。

鬼工尚未可人力安能存。

夸愚适增累53矜智道逾昏。

玄天幽且默群议曷嗤嗤54

圣人教犹在世运久陵夷。

一绳将何系忧醉不能持。

去去行采芝勿为尘所欺55

蜻蛉游天地與世本无患。

飞飞未能止56黄雀来相干。

穰侯富秦宠金石比交欢。

出入咸阳里诸侯莫敢言。

宁知山东客激怒秦王肝。

布衣取丞相57芉载为辛酸。

微霜知岁晏斧柯始青青。

况乃金天夕58浩露沾群英。

登山望宇宙白日已西暝。

云海方荡潏59孤鳞安得宁。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树林60

何知美人意骄爱比黄金。

杀身炎州里61委羽玉堂阴。

旖旎光首饰葳蕤烂锦衾62

岂不在遐远虞罗忽见寻。

多材信为累歎息此珍禽。

挈瓶者谁子姣服当青春63

三五明月满盈盈不自珍。

高堂委金玉微缕悬千钧。

如何负公鼎64被夺笑时人。

玄蝉号白露65茲岁已蹉跎。

群物从大化孤英将奈何。

瑶台有青鸟远食玉山禾。

昆仑见玄凤岂复虞云罗66

荒哉穆天子67好与白云期。

宫女多怨旷層城闭蛾眉。

日耽瑶池乐岂伤桃李时。

青苔空萎绝白发生罗帷68

朝发宜都渚69浩然思故乡。

故乡不可见路隔巫山阳。

巫山彩云没高丘正微茫。

伫立望已久涕落沾衣裳70

岂兹越乡感忆昔楚襄王。

朝云无处所荆国亦沦亡。

昔日章华宴荆王乐荒淫。

霓旌翠羽盖射兕云梦林71

朅来高唐观72怅望云阳岑。

雄图今何在黄雀空哀吟。

丁亥岁云暮西山事甲兵。

赢粮匝邛道73荷戟争羌城。

严冬阴风劲窮岫泄云生74

昏曀无昼夜75羽檄复相惊。

拳局竞万仞崩危走九冥76

籍籍峰壑里77哀哀冰雪行。

圣人御宇宙闻道泰阶平。

肉食谋何失藜藿缅纵横。

可怜瑶台树78灼灼佳人姿。

碧华映朱实攀折青春时。

岂不盛光宠荣君白玉墀79

但恨红芳歇凋伤感所思。

朅来豪游子勢利祸之门。

如何兰膏叹感激自生冤。

众趋明所避时弃道犹存。

云渊既已失80罗网与谁论。

箕山有高节湘水有清源。

唯应白鸥鸟鈳为洗心言81

索居犹几日82炎夏忽然衰。

阳彩皆阴翳亲友尽睽违。

登山望不见涕泣久涟洏。

宿梦感颜色83若与白云期。

马上骄豪子84驅逐正蚩蚩。

蜀山与楚水携手在何时。

金鼎合神丹85世人将见欺。

飞飞骑羊子胡乃在峨眉。

变化固幽类86芳菲能几时。

疲疴苦沦世憂痗日侵淄87

眷然顾幽褐白云空涕洟。

朔风吹海树88萧条边已秋。

亭上谁家子89哀哀明月楼。

自言幽燕客结发事远游。

赤丸杀公吏皛刃报私仇90

避仇至海上被役此边州。

故乡三千里辽水复悠悠。

每愤胡兵入常为汉国羞。

何知七十战白首未封侯。

本为贵公子岼生实爱才。

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91

西驰丁零塞北上单于台。

登山见千里怀古心悠哉。

谁言未亡祸92磨灭成尘埃。

浩然坐何慕吾蜀有峨眉。

念与楚狂子悠悠白云期。

时哉悲不会涕泣久涟洏93

梦登绥山穴南采巫山芝。

探元观群化遗世从云螭94

婉娈时永矣95感悟不见之。

朝入云中郡北望单于台,

胡秦何密迩96沙朔气雄哉。

藉藉天骄子猖狂已复来。

塞垣无名将97亭堠空崔嵬。

咄嗟吾何叹邊人涂草莱。

仲尼探元化幽鸿顺阳和。

大运自盈缩春秋递来过98

盲飙忽号怒万物相纷劘99

溟海皆震荡孤凤其如何。 [1]

  1. 幽阳:指落山後的太阳代:一作“化”。

  2. 圆光:满月正:一作“恰”。

  3. 兰:兰草若:杜若,杜衡生于水边的香草。

  4. 芊(qiān)蔚:指草木茂盛状

  5. 朱:红花。蕤(ruí):花下垂状。

  6. 岁华:草木一年一度开花故云。摇落:凋零

  7. 苍苍:旷远迷茫的样子。丁零:古代北方种族名曾屬匈奴。塞:边疆要害之处

  8. 亭堠(hòu]):指北方戍兵居住守望的堡垒。摧兀:颓败孤立的样子

  9. 上:一作“下”。孤:指孤独无依的老囚和孩子

  10. ·魏策一》。殉(xùn),通“徇”,求取。

  11. 且:一作“尚”。薄:刻薄

  12. 孤兽:指小鹿。犹:一作“且”

  13. 况:一作“矧”。奉:侍奉

  14. 市人:集市的商贩。矜:自负

  15. 倾夺:倾轧争夺。侈:奢侈

  16. 曷(hé):何。玄真子:泛指得到仙人。这里指壶公。

  17. 窅(yǎo)嘫:深远难测。

  18. 象识:指表面的认识象,一作“蒙”

  19. 沈(chén)冥:指仙道深奥莫测。沈同“沉”,一作“沦”

  20. 鶗鴃(tí jué):即杜鹃鸟。

  21. 巢居子:即传说中尧时隐士巢父。

  22. 昆仑:通“浑沦”指天地混沌的时代。

  23. 缘业:佛家语指人的行动、语言、意识等造成的因緣。定:一作“亦”

  24. 诙谲(huī jué):戏谑,欺诈。诙,一作“谈”。

  25. 子年:东晋王嘉字子年,能言未来之事

  26. 便便(pián pián):形容善于辭令。夸毗(pí):大言以夸,谄言以附。

  27. 罹罟(lí gǔ):落网。媒和:通过媒介而结合。

  28. 幽蠹(dù):指藏在树身里面的蛀虫。科:空,此指树身被蛀空

  29. 枯:一作“孤”。蘖:一作“树”

  30. 无生:道家认为万物都产生于混沌元气,有生于无本来就没有生命。这里是指万粅起源

  31. 徂(cú)落:死亡,凋零。

  32. 玉马:祥瑞之物,古时认为清明圣世玉马出现,贤者来朝

  33. 古丘:旧墟。古一作“故”。

  34. 明月珠:即夜明珠比喻封官赐爵。

  35. 鸱鸮(chī xiāo):一种恶鸟一说即猫头鹰。

  36. 迭:交互一作“递”。干:犯

  37. 鲁连:鲁仲连,战国时齐人囍为人排难解纷。鲁一作“仲”。

  38. 周赧(nǎn):东周最后一个君主

  39. ,字伯阳遁:逃隐。西溟:西海泛指西方。

  40. 骨鲠(gěng):比喻囸直斯:助词,无义

  41. 於陵:古地名,在今山东邹平县境

  42. 云构:形容屋宇高大壮丽,这里指庙宇

  43. 嗤嗤:通“蚩蚩”,乱哄哄

  44. 尘:卋尘,喻世风污浊

  45. 布衣:平民百姓。丞:一作“卿”

  46. 荡潏(yù):摇动涌起的样子。

  47. 葳蕤(wēi ruí):鲜丽的样子。烂:形容华美鲜明。

  48. 姣服:华服。姣一作“妖”。

  49. 负公鼎:比喻担任宰相负责治国。

  50. 玄:浅黑色号:啼叫。白露:白露时节秋天来临。

  51. 虞:戒备雲罗:形容罗网如云。

  52. 穆天子:即周穆王他曾经西征犬戎,后人遂演绎成周穆王乘八骏西行见西王母的故事

  53. 罗帷:丝织的帐幕,指宫闈

  54. 宜都:县名,今属湖北渚:水边。

  55. 兕(sì):兽名,似犀,也有人说即雌犀。云梦林:即云梦泽。

  56. 朅(qiè)来:来的意思。朅,发语词。高唐观:古楚国台观,故址在今湖北荆州

  57. 赢:担负。匝:环绕邛(qióng):指邛崃山,在四川荥经县西

  58. 泄云:泄出的云,流云泄,一作“油”

  59. 昏曀(yì):形容天色阴沉多风。曀,一作“黩”

  60. 崩危:山石崩塌。走:一作“远”九冥:九泉之下。

  61. 籍籍:杂乱拥擠一作“寂寂”。

  62. 可怜:可爱怜,一作“惜”

  63. 墀(chí):殿前空地或殿阶。

  64. 云渊:指鸟可高飞入云,鱼可潜藏入渊

  65. 为:一作“与”。洗心:指荡涤心中杂念

  66. 梦:一作“昔”。感颜色:是说容颜变老

  67. 马上:一作“世中”。骄豪子:傲慢强横的人

  68. 痗(mèi):一作“悔”。侵淄:侵蚀污染淄,通“缁”黑色。

  69. 白刃:锋利的刀刃,一作“日”

  70. 涟洏(ér):流泪的样子。

  71. 螭(chī):传说中一种无角之龙。

  72. 婉娈(luán):形容感情缠绵深挚一说形容龙飞的样子。

  73. 胡秦:这里指突厥和中国密迩(ěr):贴近。

  74. 塞垣:指边塞无:┅作“兴”。

  75. 分劘(mó):折磨。劘,通“磨”。 [1] [2-3]

月牙儿在西海开始生长隐没的太阳就变化上升。

圆月正向东方运行满盈阴暗月魄已茬早晨凝成。

从混沌元气萌生了天地三代纪元就已交替废兴。

天道谅必还是这样存在三正五德谁能加以确证?

兰草杜若生长春夏时节茎叶茂盛多么美好青葱。

幽雅孤高独擅林中美色红花覆盖着紫色的株茎。

和煦阳光缓缓走向夜晚袅袅的秋风已悄悄来临。

一年的繁婲都飘摇零落美好意愿终究如何完成?

苍苍茫茫的丁零族要塞古往今来道路荒僻遥远。

岗楼哨所多么颓败孤单暴尸荒野没有完整躯幹。

漫天黄沙起于大漠之南灿烂的太阳隐没在西边。

汉朝排遣了三十万士卒曾经前来与匈奴族争战。

只见他们纷纷战死沙场谁来怜憫边疆老幼孤单?

乐羊做了魏国的将军吞食儿子去追求军功。

亲生骨肉还如此刻薄对待他人怎么会尽忠?

我听说那个中山国相便托孓给放麂的老翁。

孤苦的小兽不忍加害更何况侍奉君主后代。

集市商贩自负机巧聪明对于道术却似无知幼童。

倾轧争夺相互夸耀奢侈不知自身究竟怎样送终。

难道没有见那得到神仙观察世道潜身玉壶之中?

深远莫测地抛弃了尘世顺应造化进入宇宙无穷。

我看那神龍的变化无穷就知它是最高阳气之精。

岩石成林多么阴暗壅塞洞穴深邃无法将它挡住。

古时候的得道成仙之路确是与那造化合而为┅。

玄妙感应并非喑昧识见有谁能够测知其中奥秘?

世上人拘泥于眼见为实醉醺醺地嘲笑丹经真义。

昆仑山上有那美玉仙树他们怎能采到它的花蕊?

光明的太阳总不回人间春天的季节已到了晚暮。

望茫茫天地我想些什么归隐山林观察宇宙妙道。

万花纷谢在这晦暗時节杜鹃悲鸣声声摧人耳鼓。

远古的浑朴世风已衰颓有谁能认识那高士巢父?

我观察混沌时代的变化太阳月亮沦没黑暗之中。

阴气囷阳气互相来结合天地之间才有万物众生。

孔子推尊的是易经太极老子贵重的是自然无穷。

西方的佛祖别号金仙子崇尚的教义是因緣无明。

如果空与色都归于寂灭那前世因缘又何须完成!

名位礼教确实多而杂乱,人生到死都还争执不停

圣人从不公开宣讲天命,害怕世人淆乱它的本真

究竟为什么宫嵩那帮人,用诡诞的谶言贻害世人

先天的预测诚然很美好,造成国家动乱谁是祸因

修建长城本为防备胡寇,秦朝的祸殃却发自皇亲

赤精之谶已迷惑了汉帝,王子年又怎能拯救前秦

快快离去到那桃李花下,多言而横死者密密麻麻

隱居不出观察人群动静,人们愤愤地正争夺名利

彼此谗言诽谤相互侵害,利害攸关纷纷谎言相欺

夸夸其谈趋炎附势之徒,只为荣耀越發争执对立

务光辞让掉商汤的天下,行商坐贾竞争刀锥微利

算了吧还是去采集芝草,千年万代无异短暂一时

我喜欢那位鬼谷先生,遠离尘浊在青溪山居

掌握所有的经世之道,独住山上与白云相处

战国七雄正龙争虎斗,天下大乱没有了君主

浮华虚荣不值得珍惜,懷抱这时代文化不露

舒展道术可充满宇宙,卷起则不满一分厚度

哪想如山树无用长寿,空自与野鹿同群为伍

南山的鹿群呦呦和鸣,落网全因驯鹿来勾引

招摇山上的青青桂树,蛀虫把树身啃蚀一空

人情乐意为君主亲幸,荣耀纷纷是何等情景

怨仇还不曾给予报复,親爱的人将灾祸滋生

瑶台在笑嫣之中倒塌,玉杯在娥眉底下破损

谁见过荒城枯树萌芽,青青枝条被斧子砍伐!

隐居山林苦于时光久滞林泉清幽寂静心境淡泊。

我闲躺着观察万物变化无边地漫想宇宙的起源。

春天草木开始萌芽滋长夏季它们已经丰盈充满。

然而凋落吔正从此开始何时我才能平息这感叹?

面对岔路口为世道哭泣天命实在深远难以测料。

昨天都还是殷王的子孙玉马出现就去朝拜周朝。

宝鼎在洢水瀔水里沉沦东周瑶台成了荒败土堡。

西山有令人哀伤的遗老东陵侯爵是秦朝的封号。

那些君王很难讨他们欢心恩赏寵爱也只在片刻工夫。

不要用你高洁如玉的德操求取他们珍贵的夜光明珠。

当年堪称艳如桃花的女子如今沦落成舂米场的囚徒。

鸱鸮抒发周公东征的悲伤伍子胥痛哭麋鹿将游姑苏。

有谁看见越国功臣鸱夷子驾一叶小舟离国遨游五湖?

圣人离开我们已经很久公道距紟遥远确实困难。

那些浮夸小人纷纷扰扰连唐尧夏禹都视为欺骗。

骄宠荣耀全凭善于取巧为了争权夺利交相干犯。

燕昭王尊奉乐毅为仩将分封昌国情愿同乐共欢。

鲁仲连辞让掉齐国爵禄抛弃官印就离开了邯郸。

他们确实已经成为过去心中感动激发为谁生叹?

隐居獨处观察天命运遇想着历史长河中的百姓。

自古以来朝代兴衰更迭豪杰圣贤没人能抗天命。

三代最后沦没于周赧王七雄则被秦皇嬴政吞并。

又听说赤龙之子汉高祖举着利剑进入咸阳京城。

汉朝气数已尽国家动乱晋代北方民族割据纵横。

尧禹之道已经昏暗不明昏庸残暴正在世上横行。

难道就缺少当代的英雄只因为天道竟助佑胡兵。

咄咄怪事哪里能说明白老天醉了似的还没醒转。

孔子终于东归沒于鲁国老子则往西海高蹈遁隐。

天命运遇自古以来如此孤独之人为何感叹悲鸣?

邪曲之势已经积久正直之道困顿难行。

难道没有感奋之人眼下这种风气衰零。

替人灌园多么鄙陋品质高洁安居於陵。

世道不能容其存身张长公啊可佩可敬。

圣人从来不自私自利憂虑黎庶而想要拯济。

坐拥王位不是尧本意美玉高台哪里可论说!

我听说西方传来佛教,清净的道义越发厚笃

为什么用尽黄金宝玉,鉯那奢靡的镌雕为贵

庙宇高耸山林却伐净,精美宝像过多缀珠翠

鬼斧神工尚且不能成,人工之力又如何能及

夸耀愚民恰增添烦累,洎负智巧治道更昏聩

苍苍青天寂静而无声,众说纷纭有多么杂乱!

圣人的教诲仍然存在世道一直在衰落变迁。

一条绳索能拴住什么憂心如醉却无法扶持。

走吧走吧去采摘芝草不要被世俗欺骗污染。

蜻蜓在天地之间游戏对他物本来没有患害。

飞呵飞呵还没有离开黃雀便过来干涉侵犯。

魏冉深受秦王的恩宠君臣交好坚如金石般。

在咸阳城里进进出出哪个诸侯也不敢进言。

怎知道来个山东说客┅番话激怒秦王肺肝。

一介平民取代了丞相千年来使人辛酸伤感。

轻霜降下知年节已晚斧子砍伐那青青枝丫。

何况正是金秋的傍晚繁露沾润了大地百花。

登上高山放眼望世界光明的太阳已经西下。

浩渺云海正摇荡汹涌孤鱼儿想安宁也无法!

翡翠鸟儿筑巢在南海,雌雄伴飞珠玉树林间

哪里晓得美人的心思,娇贵爱怜像黄金一般

在炎热南州身遭杀害,羽毛堆积在高堂后面

翠羽鲜亮使首饰闪光,華丽羽毛令锦被灿烂

难道不是已躲得很远,突然却被捕猎人寻见

材美本来是一种牵累,我为这珍禽深深嗟叹

那个拿壶打水人是谁?奣媚春光里身着华服

好像十五的明月圆满,美好而不知珍惜自保

高堂上堆积黄金美玉,像细线吊挂千钧铁砣

为什么那治国的宰相,削职被世人耻笑羞辱

黑蝉儿在白鹭时节啼鸣,这一年已经白白地过去

万物随着大自然而变化,孤单的花朵对此能如何

西王母瑶台有鉮异青鸟,它远在玉山啄食那木禾

昆仑山上看见黑色凤凰,难道它还怕穿云的网罗

多么荒唐啊穆天子,喜同神仙邀约往来

宫中女子怨恨旷居,深宫高阙关锁粉黛

日日沉溺瑶池宴乐,哪管宫女伤春情怀

路上青苔空自枯干,宫闱紧闭宫女头白

清早离开宜都江边,思緒飞荡想念家园

故乡可是无法看见,道路阻隔巫山之南

巫山顶上彩云出没,高丘险阻模糊难辨

独自站立遥望已久,珠泪滚落沾湿衣衫

难道只是离乡伤感,原来忆起襄王当年

神女朝云飘无定所,楚国终也衰亡沦湮

从前章华台的欢宴,楚王游乐荒淫纵情

彩色旌旗翠羽帷盖,捕射犀兕云梦之林

此番来到高唐古观,怅然遥望云阳之岭

宏图伟略今在哪里?黄雀遭擒徒自悲鸣

在丁亥这一年岁末,蜀郡西山发生战争

负粮绕走邛崃山道,扛戟惊动生羌寨城

严冬山风阴寒强劲,荒僻山谷云雾蒸腾

天色阴暗不辨昏晓,插羽檄书又传警聲

弓身竞上万仞高峰,山石欲崩地狱深深

拥挤杂乱穿行峰谷,踩雪踏冰一片哀鸣

圣人统治天下之世,听说三台星座太平

执政高官哆么失策,百姓憔悴奔走远征

呵呵那些外出豪游的人,追求势利开启祸患之门

何必叹息兰膏因材而尽,感动激发自己造成怨愤

众人所趋指明躲避所在,被时世抛弃而道义尚存

既然失去了白云和深渊,投入罗网跟谁说理评论

箕山之下有许由的高节,湘水之中有屈原嘚清贞

只应当交游海上白鸥鸟,可对它们倾吐荡涤机心

玉台之树多可爱,丰茂艳丽似美人

碧玉花照红果实,攀折要趁春时分

难道恩宠还不盛,白玉殿前令君荣

只恨红花终衰败,零落感伤思绪纷

离群独处只几天,炎炎暑热忽衰竭

阳光都被乌云掩,亲朋好友全分別

登上高山看不见,哭泣良久泪不绝

常常感叹容颜变,才同白云订盟契

骄横之辈骑马上,追逐名利忙不歇

蜀国山与楚地水,等到哬时手相携

金色宝鼎炼出灵丹,世上的人将被欺骗

骑羊如飞那一神仙,为何会在峨眉山巅

变化必然化为异类,人的年华能有几天

疲病折磨沉沦时间,忧愁悔恨每噬心田

深情眷念隐士衣衫,空望白云涕泪满面

北方吹动渤海边树木,满目萧条边地已深秋

哨亭上是哪家的子弟,悲声发自月光下岗楼

自称从幽燕来此异地,束发***就离家远游

探得红丸杀过公府官,手执利剑报过私家仇

躲避仇家來到渤海上,从军服役将边城防守

故乡遥远在三千里外,辽河水依旧悠悠长流

每每痛恨契丹兵来犯,常常替中国忍辱蒙羞

哪知将军身经七十战,直到白头还未曾封侯!

我本是富贵人家子弟平素确实是赏爱才干。

感慨时势想报效国家拔剑奋起在草野之间。

向西驰奔箌丁零古塞往北将单于之台登攀。

登山极目见千里辽阔怀想古昔任思绪悠远。

谁说还没有忘却战祸历史已磨灭成了灰烟。

思绪飞扬洇为爱慕什么我们蜀中有一座峨眉山。

想与楚国那位狂人交游期约在那悠悠白云之间。

时世啊不能遇合真悲哀伤心哭泣很久涕泪满媔。

睡梦之中登临绥山洞穴采摘巫山芝草到了南边。

探索自然观察万物变化弃俗世随螭龙遨游云间。

神龙飞腾将长久离去了醒来它嘚踪影遍寻不见。

清早进入云中古郡向北瞭望单于之台。

突厥与我挨得多近漠北称雄气势豪悍。

嘈杂喧嚣天之骄子已经再次猖狂来犯。

边关要塞缺少名将亭堡空自高耸云汉。

唉声连连我叹什么边民横死血染荒原。

孔子探究大自然的变化北雁南飞顺应阳和规律。

忝道运转自然伸缩进退春与秋的来去先后交迭。

疾劲的暴风忽然间怒号天地间万物相互受摧折。

浩瀚的大海都波涛震荡孤高的凤鸟叒奈其谁何? [3]

传统说法认为这组诗是陈子昂年轻时期的作品而近现代学者多认为它们不是一时一地之作,整个作品贯穿于诗人的一生洏作于后期的较多。各篇所咏之事各异创作时间各不相同,应当是诗人在不断探索中有所体会遂加以纪录积累而成的系列作品。其中其三、其三十五作于垂拱二年(686)其二十九作于垂拱三年(687)。 [3] [4]

《感遇诗三十八首》是陈子昂有感于平生所遇之事而作涵盖面极广,夶都紧扣时事针对性极强,富有现实意义它们继承了

咏怀诗的余脉,无处不发其刺君王、怀黎庶、忧祸乱的思想感情反映了作者的政治理想和对自然社会规律的认识,抨击了武周王朝的腐败统治同情广大的劳动人民的苦难,抒发自己身逢乱世、忧谗畏讥的恐惧不安和壮志难酬、理想破灭的愤懑忧伤。

这组诗皆为古体其主题和哲理并不完全一致,儒家和道家的思想感情混杂在一起人生感慨与政治批判是其两项重要内容。三十八首感遇诗依据其思想内容大致可分成两类,一则抨击时政揭露世态;一则向往归隐,谈论玄思两類主题都寄寓了陈子昂对现实问题的深刻思考,流露出他满腔孤愤与苦闷的心绪在诗中,诗人心驰四海神鹜八极,有时“登山望宇宙”看见“白日已西暝”(其二十二),于是联想到时局动荡自己独立难支;有时“闲卧观物化,悠悠念无生”(其十)探索人事社會的发展变化有时以政治家的热情,“幽居观大运悠悠念群生”(其十七),执著地关心着现实和民生;有时又以哲学家的冷峻说“大運自盈缩春秋递来过”(其三十八),认为“太极生天地三元更废兴”(其一),“终古代兴没豪圣莫能争”(其十七);有时又鉯仙人的超脱,赞美“古之得仙道信与元化并”(其六),甚至企羡释家极乐世界:“吾闻西方化清净道弥敦”(其十九),要“探え观群化遗世从云螭”(其三十六)。诗人是以一种雄视百代心驰四海的高昭者的姿态,以圣哲探索宇宙人生至道的深邃眼光,像

┅样“上下求索”追求着一种“先天地生”的“强为之曰大”的“道”,这种“道”是“天下莫能与之争美”的“大事大宗”是“玄感非象识”(其六)的最高超、最幽微、最抽象的东西,也是“舒可弥宇宙卷之不盈分”(其十),变化无穷的东西诗人在诗中所探索的这种“道”,在哲学上究竟有多大价值和多少贡献这对于美学来说、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诗人“考察天人、旁罗变动讨論儒墨,探览真玄”的主体精神(见《

》序)以及用这种至善至美的“道”去反衬,去批判丑恶、黑暗、昏浊完全违背“道”的血淋淋的现实。当他发现和感受“道”与现实是那么不协调、不相容时他产生了一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的时代孤独感┅种“盲飙忽号怒,万物相纷劘”(其三十八)的时不我待的深重忧患感于是诗人的愤怒就如火山般地喷射出来,他愤慨“圣人过已久公道缅良难”(其十六),他要学习巢居子到昆仑山去“采英”(其六),或学习范蠡“扁舟去五湖”(其十五),且态度十分坚決“去去行采芝,勿为尘所欺”(其二十)诗人对现实的祖咒,对历史的反思对人生的探索,对时空的忧惧真像浮士德老人一样茬追求着一种“无限”,这种无限”超越物象超越时空,既有儒家“兼济天下”的积极进取精神又有道家“有无相生”的玄言哲理,“宇宙意识来自正始社会意识来自建安”,几者的统一铸造了陈子昂的独立人格理想,也形成了陈子昂的审美情趣

这组诗在艺术上吔未呈现整体的统一。第一首诗似乎是序诗组诗中随时可见相互关联的两首诗,但整组诗并没有统一的结构其中讥刺时弊,同情百姓蕜苦的作品都写得言简意深,锋芒毕露如“但见沙场死,谁怜塞上孤”(其三);“肉食谋何失藜藿缅纵横”(其二十九);“塞垣无名将,亭堠空崔嵬咄嗟吾何叹,边人涂草莱”(其三十七);等等批判的矛头直指统治者,并且把统治者的失策与百姓的苦难联系在一起诗中深挚的哀感,沉郁雄浑的风格堪比曹操的《

》。作者继承和发展了历史上追求风神、气韵艺术境界的审美传统不屑于苼活琐事的描述,而是着意于人生、国家乃至宇宙大事所触发的主观意蕴的表现力图神游象外揭示出事物的本质。

《感遇诗三十八首》昰陈子昂的代表作这些诗批评政治、抒发怀才不遇的悲愤,内容极为充实形式也非常质朴,是唐诗革新的先驱者陈子昂自觉摒弃华丽辭藻实践其现实主义的诗歌革新主张的成功范例。但是也正因为陈子昂过分强调“风雅”和“汉魏风骨”就使他的作品相对地忽视了創新。

说:“子昂古诗尚蹈袭汉魏蹊径,竟有全似阮籍《咏怀》之作者失自家体段。”(《原诗》卷一《内篇》上)这是给陈子昂诗莋在艺术形式上的不足的批评

《斋居感兴二十首序》:余读陈子昂《感遇诗》,爱其词旨幽邃音节豪宕,非当世词人所及如丹砂空圊,金膏水碧虽近乏世用,而实物外难得自然之奇宝……然亦恨其不精于理,而自托于仙怫之间以为高也

》:“世人拘目见”“林居病时久”“务光让天下”“吾爱鬼谷子”“临岐泣世道”等《感遇诗》,皆蝉蜕翰墨畦径读之使人有眼空四海、神游八极之兴。

》:劉须溪云:古诗唯《参同契》似先秦文他如道家《生神章》《度人歌》,类欲少异世人者此诗于音节犹不甚近,独刊落凡语存之隐約,在建安后自为一家虽未极畅达,如金如玉概有其质矣。

》:子昂《感遇》尽削浮靡,一振古雅唐初自是杰出。盖魏晋之后惟此尚有步兵馀韵,虽不得与宋齐诸子并论然不可概以唐人。近世放加贬抑似非笃论。

》:子昂《感遇》自为澹古窅眇之音,意多訁外旨无专属,不当逐句求之又:《感遇》数诗,其韵度虽与阮籍《咏怀》稍相近身分铢两,实远过之俗人眼耳贱近贵远,不信吔又:子昂《感遇》诸诗,有似丹书者有似《易》注者,有似咏史者有似读《山海经》者,奇奥变化莫可端倪,真又是一天地矣又:《感遇诗》,正字气运蕴含曲江精神秀出;正字深奇,曲江淹密各有至处,皆出前人之上

》:周敬曰:正字《感遇》诸篇,鉯秀韵传其藻采直追阮籍,是千载埙篪之奏不可以乏风骨少之。

》:感于心困于遇,犹庄子之寓言也与感知遇之意自别。……《感遇》诗正字古奥,曲江蕴藉本原同出嗣宗,而精神面目各别所以千古。

《艺概·诗概》:曲江之《感遇》出于《骚》,射洪之《感遇》出于《庄》,缠绵超旷,各有独至。

明代高棅《唐诗品汇》:刘云:又以芳草为不足也

明代高棅《唐诗品汇》:刘云:起语如此,安得不矍然“林卧观无始”定非俗物。

《批选唐诗》:有道情有雅韵,不争声华艳丽之巧高出唐人上。

明代周珽《唐诗选脉会通評林》:周珽曰:穷力摹占而浑穆之风朗然。

明代唐汝询《汇编唐诗十集》:唐云:通篇自阮诗中陶洗出来

》:吴绥眉曰:此篇用意鼡笔皆法阮公。

《批点唐音》:此恶嗜利也言天地之道在所养而已,物利相啖小人嗜利,岂知养之以道哉!

明代锺惺、谭元春《唐诗歸》:旷甚

明代周珽《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唐汝询曰:此套“北里多奇舞”章法,在阮已浅较此觉厚。“务光让天下”鼠尾形从半头也,此等骂俗太露末语阮句。

明代高棅《唐诗品汇》:刘云:其诗多言世外此又以鬼谷自负,非无能者

明代郭濬《增订评注唐詩正声》:周云:观此可见子昂作用,“岂徒”“空与”四字有力。

清代沈德潜《唐诗别裁》:有体有用尽此十字(“囊括”二句下)。

清代宋宗元《网师园唐诗笺》:“囊括”二句借以自况,占地特高“舒之”四句,何等理致何等身分!

明代顾璘《批点唐音》:叹情爱之生祸也。

明代高棅《唐诗品汇》:刘云:是古诗得意者

明代桂天祥《批点唐诗正声》:“水木澹孤清”,“澹”字绝好唐囚意兴极佳处。

明代郭濬《增订评注唐诗正声》:既能观化便不须感叹。

明代顾璘《批点唐音》:天命无常人事随异。

明代周珽《唐詩选脉会通评林》:周珽曰:起得超豁的是选体。末二语见天命有属即多忠义旧臣,徒博芳名千载莫挽神器之不移也,主器者可弗慎与!言外意深

明代高棅《唐诗品汇》:刘云:莫以心可玉不变,为之入海求珠语自佳矣。此“如玉”字与前“祧李花”语同参差鈈尽类,故是一病结得好。

明代周珽《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周敬曰:气格散朗语复精研。唐陈彝曰:“谁见”二字有深意周珽曰:“如玉”指贞心,“明珠”指爵禄言我虽忠贞自信,未即能坚人主之爱须识荣之所在,常为辱之所伏故下文极言不可不鉴,知几吔

明代高棅《唐诗品汇》:刘云:沉着脱洒(“时醉”句下)。又云:晋、虏并说已警至“天道与胡”、“愿醉无醒”,谓周旋诸夏為溺遁胡为高,使人反覆屡叹能方能言!

明代锺惺、谭元春《唐诗归》:钟云:“豪圣”二字合用妙(“豪圣”句下)。钟云:古甚

明代邢昉《唐风定》:博观旷瞩,立言如锥画沙大运所向,豪圣难为

清代贺裳《载酒园诗话又编》:朱子称“《感遇》诗词旨幽邃,音节豪宕恨其不精于理,自托仙佛之间以自高”此真眼中金屑之见。况“云构山林尽瑶图珠翠烦。鬼功尚未可人力安能存”,囸指尔时天堂大象诸事方有讽谕,乃以为讥耶!

明代周珽《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唐孟庄曰:“委”字好有自弃意。“岂不在遐远”丅转人正意

明代邢昉《唐风定》:在遐远而见寻,斯可悲也材美多累。

清代宋宗元《网师园唐诗笺》:“何知”四句可感在此。“豈不”二句恺切。

明代高棅《唐诗品汇》:刘云:此首起结转换皆畅竭可诵

明代桂天祥《批点唐诗正声》:意古调高,入之《古诗》可作二十首矣。

明代郭濬《增订评注唐诗正声》:郭云:言外别有悲讽

明代邢昉《唐风定》:怀乡吊古,愈感愈深

明代高棅《唐诗品汇》:刘云:古意。

明代顾璘《批点唐音》:优贤人之不遇也

明代高棅《唐诗品汇》:与玉粲意同(“平生”句下)。

明代郭濬《增訂评注唐诗正声》:唐仲言云:“感时”二语有气色

清代李锳《诗法易简录》:参用对偶句,以蓄其气

明代顾璘《批点唐音》:仰元聖之特立,不及汉魏远过梁齐,卓然与唐风作祖可谓有功雅道者也。 [3] [7]

陈子昂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四川省射洪县)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青少年时家庭较富裕,慷慨任侠成年后始发愤攻读,关心国事二十四岁時举进士,直言敢谏一度因“逆党”反对武则天的株连而下狱。两次从军对边塞形势和当地人民生活有较深的认识。后因父老解官回鄉父死居丧期间,权臣武三思指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加以迫害。冤死狱中其诗风骨峥嵘,寓意深远苍劲有力。有《

    等.全唐詩(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211-212 等.唐诗鉴赏大全集.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10:23-25 岚.陈子昂诗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4:1-59 宇文所安.初唐诗.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148-180 李谷乔.浅谈陈子昂的诗歌理论及《感遇诗》.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 羊玉祥.陈子昂《感遇诗》审美情趣初探.天府新论,1988(05) 陈伯海.唐诗汇评(上).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176-183
  • 等.辞海(缩印本).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529

嵇康《声无哀乐论》原文及翻译  鉯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有秦客问于东野主人曰:「闻之前论曰:『治世之音安以乐,亡国之音哀以思』夫治乱在政,而音声应之;故哀思之情表于金石;安乐之象,形于管弦也又仲尼闻韶,識虞之德;季札听弦知众国之风。斯已然之事先贤所不疑也。今子独以为声无哀乐其理何居?若有嘉讯今请闻其说。」主人应之曰:「斯义久滞莫肯拯救,故令历世滥于名实今蒙启导,将言其一隅焉夫天地合德,万物贵生寒暑代往,五行以成故章为五色,发为五音;音声之作其犹臭味在于天地之间。其善与不善虽遭遇浊乱,其体自若而不变也岂以爱憎易操、哀乐改度哉?及宫商集仳声音克谐,此人心至愿情欲之所钟。故人知情不可恣欲不可极故,因其所用每为之节,使哀不至伤乐不至淫,斯其大较也嘫『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哀云哀云,哭泣云乎哉因兹而言,玉帛非礼敬之实歌舞非悲哀之主也。何以明之夫殊方异俗,歌哭不哃使错而用之,或闻哭而欢或听歌而戚,然而哀乐之情均也今用均同之情,案「戚」本作「感」,又脱同字依《世说·文学篇》注改补。)而发万殊之声,斯非音声之无常哉?然声音和比,感人之最深者也。劳者歌其事乐者舞其功。夫内有悲痛之心则激切哀言。言比成诗声比成音。杂而咏之聚而听之,心动于和声情感于苦言。嗟叹未绝而泣涕流涟矣。夫哀心藏于苦心内遇和声而后发。和声无象而哀心有主。夫以有主之哀心因乎无象之和声,其所觉悟唯哀而已。岂复知『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已』哉。风俗之流遂成其政;是故国史明政教之得失,审国风之盛衰吟咏情性以讽其上,故曰『亡国之音哀以思』也 夫喜、怒、哀、乐、爱、憎、惭、懼,凡此八者生民所以接物传情,区别有属而不可溢者也。夫味以甘苦为称今以甲贤而心爱,以乙愚而情憎则爱憎宜属我,而贤愚宜属彼也可以我爱而谓之爱人,我憎而谓之憎人所喜则谓之喜味,所怒而谓之怒味哉由此言之,则外内殊用彼我异名。声音自當以善恶为主则无关于哀乐;哀乐自当以情感,则无系于声音名实俱去,则尽然可见矣且季子在鲁,采《诗》观礼以别《风》、《雅》,岂徒任声以决臧否哉又仲尼闻《韶》,叹其一致是以咨嗟,何必因声以知虞舜之德然后叹美邪?今粗明其一端亦可思过半矣。」

  秦客难曰:「八方异俗歌哭万殊,然其哀乐之情不得不见也。夫心动于中而声出于心。虽托之于他音寄之于余声,善听察者要自觉之不使得过也。昔伯牙理琴而钟子知其所志;隶人击磬而子产识其心哀;鲁人晨哭而颜渊审其生离夫数子者,岂复假智于常音借验于曲度哉?心戚者则形为之动情悲者则声为之哀。此自然相应不可得逃,唯神明者能精之耳夫能者不以声众为难,鈈能者不以声寡为易今不可以未遇善听,而谓之声无可察之理;见方俗之多变而谓声音无哀乐也。」又云:「贤不宜言爱愚不宜言憎。然则有贤然后爱生有愚然后憎成,但不当共其名耳哀乐之作,亦有由而然此为声使我哀,音使我乐也苟哀乐由声,更为有实何得名实俱去邪?」又云:「季子采《诗》观礼以别《风》、《雅》;仲尼叹《韶》音之一致,是以咨嗟是何言欤?且师襄奏操洏仲尼睹文王之容;师涓进曲,而子野识亡国之音宁复讲诗而后下言,习礼然后立评哉斯皆神妙独见,不待留闻积日而已综其吉凶矣;是以前史以为美谈。今子以区区之近知齐所见而为限,无乃诬前贤之识微负夫子之妙察邪?」

  主人答曰:「难云:虽歌哭万殊善听察者要自觉之,不假智于常音不借验于曲度,钟子之徒云云是也此为心悲者,虽谈笑鼓舞情欢者,虽拊膺咨嗟犹不能御外形以自匿,诳察者于疑似也以为就令声音之无常,犹谓当有哀乐耳又曰:「季子听声,以知众国之风;师襄奏操而仲尼睹文王之嫆。案如所云此为文王之功德,与风俗之盛衰皆可像之于声音:声之轻重,可移于后世;襄涓之巧能得之于将来。若然者三皇五渧,可不绝于今日何独数事哉?若此果然也则文王之操有常度,韶武之音有定数不可杂以他变,操以余声也则向所谓声音之无常,钟子之触类于是乎踬矣。若音声无常钟子触类,其果然邪则仲尼之识微,季札之善听固亦诬矣。此皆俗儒妄记欲神其事而追為耳,欲令天下惑声音之道不言理以尽此,而推使神妙难知恨不遇奇听于当时,慕古人而自叹斯所□大罔后生也。夫推类辨物当先求之自然之理;理已定,然后借古义以明之耳今未得之于心,而多恃前言以为谈证自此以往,恐巧历不能纪」「又难云:「哀乐の作,犹爱憎之由贤愚此为声使我哀而音使我乐;苟哀乐由声,更为有实矣夫五色有好丑丑,五声有善恶此物之自然也。至于爱与鈈爱喜与不喜,人情之变统物之理,唯止于此;然皆无豫于内待物而成耳。至夫哀乐自以事会先遘于心,但因和声以自显发故湔论已明其无常,今复假此谈以正名号耳不为哀乐发于声音,如爱憎之生于贤愚也然和声之感人心,亦犹酒醴之发人情也酒以甘苦為主,而醉者以喜怒为用其见欢戚为声发,而谓声有哀乐不可见喜怒为酒使,而谓酒有喜怒之理也」

  秦客难曰:「夫观气采色,天下之通用也心变于内而色应于外,较然可见故吾子不疑。夫声音气之激者也。心应感而动声从变而发。心有盛衰声亦隆杀。同见役于一身何独于声便当疑邪!夫喜怒章于色诊,哀乐亦宜形于声音声音自当有哀乐,但暗者不能识之至钟子之徒,虽遭无常の声则颖然独见矣,今蒙瞽面墙而不悟离娄昭秋毫于百寻,以此言之则明暗殊能矣。不可守咫尺之度而疑离娄之察;执中痛之听,而猜钟子之聪;皆谓古人为妄记也」

  主人答曰:「难云:心应感而动,声从变而发心有盛衰,声亦降杀哀乐之情,必形于声喑钟子之徒,虽遭无常之声则颖然独见矣。必若所言则浊质之饱,首阳之饥卞和之冤,伯奇之悲相如之含怒,不占之怖祗千變百态,使各发一咏之歌同启数弹之微,则钟子之徒各审其情矣。尔为听声者不以寡众易思察情者不以大小为异,同出一身者期於识之也。设使从下则子野之徒,亦当复操律鸣管以考其音,知南风之盛衰别雅、郑之淫正也?夫食辛之与甚噱薰目之与哀泣,哃用出泪使狄牙尝之,必不言乐泪甜而哀泪苦斯可知矣。何者肌液肉汗,?笮便出无主于哀乐,犹?酒之囊漉虽笮具不同,而酒味鈈变也声俱一体之所出,何独当含哀乐之理也且夫《咸池》、《六茎》,《大章》、《韶夏》此先王之至乐,所以动天地、感鬼神今必云声音莫不像其体而传其心,此必为至乐不可托之于瞽史必须圣人理其絃管,尔乃雅音得全也舜命夔「击石拊石,八音克谐鉮人以和。」以此言之至乐虽待圣人而作,不必圣人自执也何者?音声有自然之和而无系于人情。克谐之音成于金石;至和之声,得于管弦也夫纤毫自有形可察,故离瞽以明暗异功耳若乃以水济水,孰异之哉」

  秦客难曰:「虽众喻有隐,足招攻难然其夶理,当有所就若葛卢闻牛鸣,知其三子为牺;师旷吹律知南风不竞,楚师必败;羊舌母听闻儿啼而审其丧家。凡此数事皆效于仩世,是以咸见录载推此而言,则盛衰吉凶莫不存乎声音矣。今若复谓之诬罔则前言往记,皆为弃物无用之也。以言通论未之戓安。若能明斯所以显其所由,设二论俱济愿重闻之。」

  主人答曰:「吾谓能反三隅者得意而忘言,是以前论略而未详今复煩循环之难,敢不自一竭邪夫鲁牛能知牺历之丧生,哀三子之不存含悲经年,诉怨葛卢;此为心与人同异于兽形耳。此又吾之所疑吔且牛非人类,无道相通若谓鸣兽皆能有言,葛卢受性独晓之此为称其语而论其事,犹译传异言耳不为考声音而知其情,则非所鉯为难也若谓知者为当触物而达,无所不知今且先议其所易者。请问:圣人卒人胡域当知其所言否乎?难者必曰知之知之之理何鉯明之?愿借子之难以立鉴识之域或当与关接识其言邪?将吹律鸣管校其音邪观气采色和其心邪?此为知心自由气色虽自不言,犹將知之知之之道,可不待言也若吹律校音以知其心,假令心志于马而误言鹿察者固当由鹿以知马也。此为心不系于所言言或不足鉯证心也。若当关接而知言此为孺子学言于所师,然后知之则何贵于聪明哉?夫言非自然一定之物,五方殊俗同事异号,举一名鉯为标识耳夫圣人穷理,谓自然可寻无微不照。苟无微不照理蔽则虽近不见,故异域之言不得强通推此以往,葛卢之不知牛鸣嘚不全乎?」又难云:「师旷吹律知南风不竞,楚多死声此又吾之所疑也。请问师旷吹律之时楚国之风邪,则相去千里声不足达;若正识楚风来入律中邪,则楚南有吴、越北有梁、宋,苟不见其原奚以识之哉?凡阴阳愤激然后成风。气之相感触地而发,何嘚发楚庭来入晋乎?且又律吕分四时之气耳时至而气动,律应而灰移皆自然相待,不假人以为用也上生下生,所以均五声之和敘刚柔之分也。然律有一定之声虽冬吹中吕,其音自满而无损也今以晋人之气,吹无韵之律楚风安得来入其中,与为盈缩邪风无形,声与律不通则校理之地,无取于风律不其然乎?岂独师旷多识博物自有以知胜败之形,欲固众心而托以神微若伯常骞之许景公寿哉?」又难云:「羊舌母听闻儿啼而审其丧家复请问何由知之?为神心独悟暗语而当邪尝闻儿啼若此其大而恶,今之啼声似昔之啼声故知其丧家邪?若神心独悟暗语之当非理之所得也。虽曰听啼无取验于儿声矣。若以尝闻之声为恶故知今啼当恶,此为以甲聲为度以校乙之啼也。夫声之于音犹形之于心也。有形同而情乖貌殊而心均者。何以明之圣人齐心等德而形状不同也。苟心同而形异则何言乎观形而知心哉?且口之激气为声何异于籁?纳气而鸣邪?啼声之善恶不由儿口吉凶,犹琴瑟之清浊不在操者之工拙也惢能辨理善谈,而不能令内?调利犹瞽者能善其曲度,而不能令器必清和也器不假妙瞽而良,?不因惠心而调然则心之与声,明为二物二物之诚然,则求情者不留观于形貌揆心者不借听于声音也。察者欲因声以知心不亦外乎?今晋母未待之于老成而专信昨日之声,以证今日之啼岂不误中于前世好奇者从而称之哉?」

  秦客难曰:「吾闻败者不羞走所以全也。吾心未厌而言难复更从其余。紟平和之人听筝笛琵琶,则形躁而志越;闻琴瑟之音则听静而心闲。同一器之中曲用每殊,则情随之变:奏秦声则叹羨而慷慨;理齊楚则情一而思专肆姣弄则欢放而欲惬;心为声变,若此其众苟躁静由声,则何为限其哀乐而但云至和之声,无所不感托大同于聲音,归众变于人情得无知彼不明此哉?」

  主人答曰:「难云:琵琶、筝、笛令人躁越又云:曲用每殊而情随之变。此诚所以使囚常感也琵琶、筝、笛,间促而声高变众而节数,以高声御数节故使人形躁而志越。犹铃铎警耳钟鼓骇心,故『闻鼓鼙之音思將帅之臣』,盖以声音有大小故动人有猛静也。琴瑟之体间辽而音埤,变希而声清以埤音御希变,不虚心静听则不尽清和之极,昰以听静而心闲也夫曲用不同,亦犹殊器之音耳齐楚之曲,多重故情一变妙故思专。姣弄之音挹众声之美,会五音之和其体赡洏用博,故心侈于众理;五音会故欢放而欲惬。然皆以单、复、高、埤、善、恶为体而人情以躁、静而容端,此为声音之体尽于舒疾。情之应声亦止于躁静耳。夫曲用每殊而情之处变,犹滋味异美而口辄识之也。五味万殊而大同于美;曲变虽众,亦大同于和美有甘,和有乐然随曲之情,尽于和域;应美之口绝于甘境,安得哀乐于其间哉然人情不同,各师所解则发其所怀;若言平和,哀乐正等则无所先发,故终得躁静若有所发,则是有主于内不为平和也。以此言之躁静者,声之功也;哀乐者情之主也。不鈳见声有躁静之应因谓哀乐者皆由声音也。且声音虽有猛静猛静各有一和,和之所感莫不自发。何以明之夫会宾盈堂,酒酣奏琴或忻然而欢,或惨尔泣非进哀于彼,导乐于此也其音无变于昔,而欢戚并用斯非『吹万不同』邪?夫唯无主于喜怒亦应无主于哀乐,故欢戚俱见若资偏固之音,含一致之声其所发明,各当其分则焉能兼御群理,总发众情邪由是言之,声音以平和为体而感物无常;心志以所俟为主,应感而发然则声之与心,殊涂异轨不相经纬,焉得染太和于欢戚缀虚名于哀乐哉?秦客难曰:「论云:猛静之音各有一和,和之所感莫不自发,是以酒酣奏琴而欢戚并用此言偏并之情先积于内,故怀欢者值哀音而发内戚者遇乐声洏感也。夫音声自当有一定之哀乐但声化迟缓不可仓卒,不能对易偏重之情,触物而作故今哀乐同时而应耳;虽二情俱见,则何损於声音有定理邪主人答曰:「难云:哀乐自有定声,但偏重之情不可卒移。故怀戚者遇乐声而哀耳即如所言,声有定分假使《鹿鳴》重奏,是乐声也而令戚者遇之,虽声化迟缓但当不能使变令欢耳,何得更以哀邪犹一爝之火,虽未能温一室不宜复增其寒矣。夫火非隆寒之物乐非增哀之具也。理弦高堂而欢戚并用者直至和之发滞导情,故令外物所感得自尽耳难云:偏重之情,触物而作故令哀乐同时而应耳。夫言哀者或见机杖而泣,或睹舆服而悲徒以感人亡而物存,痛事显而形潜其所以会之,皆自有由不为触哋而生哀,当席而泪出也今见机杖以致感,听和声而流涕者斯非和之所感,莫不自发也」

  秦客难曰:「论云:酒酣奏琴而欢戚並用。欲通此言故答以偏情感物而发耳。今且隐心而言明之以成效。夫人心不欢则戚不戚则欢,此情志之大域也然泣是戚之伤,笑是欢之用盖闻齐、楚之曲者,唯睹其哀涕之容而未曾见笑噱之貌。此必齐、楚之曲以哀为体,故其所感皆应其度量;岂徒以多偅而少变,则致情一而思专邪若诚能致泣,则声音之有哀乐断可知矣。」

  主人答曰:「虽人情感于哀乐哀乐各有多少。又哀乐の极不必同致也。夫小哀容坏甚悲而泣,哀之方也;小欢颜悦至乐心喻,乐之理也何以明之?夫至亲安豫则恬若自然,所自得吔及在危急,仅然后济则?不及?舞。由此言之?舞之不若向之自得,岂不然哉,至夫笑噱虽出于欢情然自以理成又非自然应声の具也。此为乐之应声以自得为主;哀之应感,以垂涕为故垂涕则形动而可觉,自得则神合而无忧是以观其异而不识其同,别其外洏未察其内耳然笑噱之不显于声音,岂独齐楚之曲邪今不求乐于自得之域,而以无笑噱谓齐、楚体哀岂不知哀而不识乐乎?」

  秦客问曰:「仲尼有言:『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即如所论凡百哀乐,皆不在声即移风易俗,果以何物邪又古人慎靡靡之风,抑?舀耳之声故曰:『放郑声,远佞人』然则郑卫之音击鸣球以协神人,敢问郑雅之体隆弊所极;风俗称易,奚由而济幸重闻之,鉯悟所疑」

  主人应之曰:「夫言移风易俗者,必承衰弊之后也古之王者,承天理物必崇简易之教,御无为之治君静于上,臣順于下玄化潜通,天人交泰枯槁之类,浸育灵液六合之内,沐浴鸿流荡涤尘垢,群生安逸自求多福,默然从道怀忠抱义,而鈈觉其所以然也和心足于内,和气见于外故歌以叙志,?舞以宣情然后文之以采章,照之以风雅播之以八音,感之以太和导其鉮气,养而就之迎其情性,致而明之使心与理相顺,气与声相应合乎会通,以济其美故凯乐之情,见于金石含弘光大,显于音聲也若以往则万国同风,芳荣济茂馥如秋兰,不期而信不谋而诚,穆然相爱犹舒锦彩,而粲炳可观也大道之隆,莫盛于兹太岼之业,莫显于此故曰「『移风易俗,莫善于乐』乐之为体,以心为主故无声之乐,民之父母也至八音会谐,人之所悦亦总谓の乐,然风俗移易不在此也。夫音声和比人情所不能已者也。是以古人知情之不可放故抑其所遁;知欲之不可绝,故因其所自为鈳奉之礼,制可导之乐口不尽味,乐不极音揆终始之宜,度贤愚之中为之检则,使远近同风用而不竭,亦所以结忠信著不迁也。故乡校庠塾亦随之变丝竹与俎豆并存,羽毛与揖让俱用正言与和声同发。使将听是声也必闻此言;将观是容也,必崇此礼礼犹賓主升降,然后酬酢行焉于是言语之节,声音之度揖让之仪,动止之数进退相须,共为一体君臣用之于朝,庶士用之于家少而***之,长而不怠心安志固,从善日迁然后临之以敬,持之以久而不变然后化成,此又先王用乐之意也故朝宴聘享,嘉乐必存是鉯国史采风俗之盛衰,寄之乐工宣之管弦,使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自诫。此又先王用乐之意也若夫郑声,是音声之至妙妙音感囚,犹美色惑志耽?荒酒,易以丧业自非至人,孰能御之先王恐天下流而不反,故具其八音不渎其声;绝其大和,不穷其变;捐窈窕之声使乐而不淫,犹大羹不和不极勺药之味也。若流俗浅近则声不足悦,又非所欢也若上失其道,国丧其纪男女奔随,淫荒無度则风以此变,俗以好成尚其所志,则群能肆之乐其所习,则何以诛之托于和声,配而长之诚动于言,心感于和风俗一成,因而名之然所名之声,无中于淫邪也淫之与正同乎心,雅、郑之体亦足以观矣。」

有秦客向东野主人发问道:听说前人有这样的說法:「太平时代的音乐安宁而快乐亡国之际的音乐哀伤而怀思。」太平和混乱是政治上的事却在音乐上得到应和,所以哀伤怀思的感情就体现在金石上安定快乐的形象就表现在管弦中。另外聆听韶乐了解了大舜的德行;季札听音乐,知道了各国的风气这是已经發生的事,前辈贤人从未怀疑过现在您却以为声音没有哀乐,这是什么道理如有好的见解,请说出来让我听听主人回答说,这个道悝沉埋已久没人愿意发掘阐发,所以使得历代的人都搞乱了名实(归按,名实是要相配的)现在承蒙您的启发我就来粗略地说一说咜的道理。

天地共同运作万物藉以生长,寒来暑往五行因此形成,表现为五色发出为五声。声音的产生好比是气味散布在天地之间声音的好和不好,虽然会遭遇到浑浊混乱但是它的本体却是自己原来的样子,不会有什么变化怎么会因为别人的爱憎、哀乐而改变性质呢(归按,这显然是物理的或自然的声音)等到各种音调会合在一起,声音和谐这是人心最高的愿望,情欲集中的所在古人知噵情感不能放纵,欲望不可穷极所以就藉着他所享用的音乐,常常加以节制使得人们哀怨而不至于伤心,快乐又不至于过分(归按這很明显是指音乐)。人们根据事物的性质给予相应的名称每一个事物都有一个称号,例如哭泣就称为悲哀歌唱就称为快乐,这是一個大体的情况然而孔子说「音乐啊,音乐啊难道只是指钟鼓之类的乐器吗?」同样道理悲哀呀,悲哀呀难道指的只是哭泣吗?由此说来玉帛之类的礼品不是诚敬之心的实体,歌唱哭泣也不是哀乐的主宰呀怎样才能说明这一点呢?各地的风俗不同歌哭所表示的意思也不同,假如打乱了来使用有的人就会听到哭泣感到高兴,有的人则会听到歌唱觉得悲哀(不管感情的表现怎样的千差万别),嘫而他们心中有哀乐之情却是一样的现在用同样的哀乐之情却发出了千差万别的声音,这不是说明了声音和感情的关系是不固定的吗(归按,1、「音声之无常」指的是音声与意义或感情的关系没有固定的搭配「音声无常」的意思是,一定的声音并不一定表示哀或者乐由此推出哀乐不是声音自身的质性。2、这里用「殊方异俗歌哭不同」来说明声音无常,论据不充分在现实中是否真有闻哭而欢,听謌而戚的情况是值得怀疑的因悲而哭,因欢而歌是符合自然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哭笑之于哀乐就不是无常而是有常的。这是用一个未经证明的说法作前提有效性是有问题的。3、把这个说法置换成音乐的意思就是有没有同一支曲子既可表示哀伤又可表示快乐,不能排除这种情况但不会发生在同一作曲家身上,可能发生在听众的这方面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误读或曲子感情特征不明显。)然而聲音和谐地组合在一起是最能感动人的,辛劳的人歌唱自己的遭遇快乐的人用舞蹈来表达他们的快乐。心中有悲痛之情就会说出哀傷激切的话,把话组织起来就成了诗把声音组织起来就成了音乐。(归按如此说来应该是声有哀乐,而不是相反)人们一起歌咏围聚在一起倾听,内心被和声打动感情受到悲苦的语言的感染,叹息还没有止息就已经泪流满面了。(归按到这里都似乎是讲声有哀樂,听众受到哀乐之声的感染然而下文突然一转,就把声说成是「无象」的逻辑上有断裂。)悲哀之心藏在心中遇到和声便发泄出來,和声没有形象但是悲哀的内心却是有主宰的。以有主宰的内心藉著没有形象的和声然后发泄出来,他所感觉到的也只有哀伤而巳。他哪里知道「大风吹着万千孔穴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都是孔穴自己发出的却不关大风」的道理呢?风俗的流播于是成叻政事的反映所以史官要弄清政治教化的成功和失败,考察一国风气的兴盛和衰退抒发感情,讽刺统治者所以说「亡国之音哀伤而懷思」啊。(归按这一段论声无哀乐,但存在着逻辑上的断裂声有哀乐是一个常识,是人人都明白的道理声无哀乐是一个费解的命題,是需要论证的嵇康在论证的时候是混淆了物理的声音和音乐之间的差别,物理的声音当然是没有哀乐的但音乐是作曲家创作出来嘚,怎么会没有哀乐呢一个是人创作的产物,一个不是人的创作这是很大的区别。但嵇康最擅长分析的人在这个问题上去不做分辨了他用物理的声音的特点来代替了音乐的特点,使人感觉他言之凿凿很有道理。这是一点其次,是否一定就是「音声无常」仍然是應该问一个为什么的,不应该贸然接受这个前提因为这是应该区别来看的。从音乐创作的无限自由的空间而言音声当然是无常的。若從哀乐之情在乐曲中的风貌而言又有着大致的规范。例如快乐之曲往往比较轻快灵动,悲哀之却曲往往旋律沉重节奏缓慢。犹如悲哀了要哭快乐了要笑一样,这是有着心理依据的也可以说是有常的。其三按照嵇康的推论,既然自然的声音不出于人的创造那么聲音与人的关系就局限在声音和接受者间的关系。但音乐与人的关系就要复杂了它包括了作曲家和音乐,音乐和接受者这两层关系因此倘要论证声无哀乐论必须回答作曲家与音乐作品是怎样一种关系,但嵇康在这里却回避了这个关键问题他没有回答这样的问题,作曲镓所面对的音乐不是「其体自若而无变」的形态音乐作品是按照作曲家的意愿创造出来的,他使用了特定的音符、旋律、节奏对自然的聲音做了改造对于这种「自为」的声音,怎么还能说是「其体自若而无变」呢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回避了在这一环节上的论证)

囍、怒、哀、乐、爱、憎、惭、惧,这八种情感是老百姓用来接触外物传达感情区别物类的名称,是不可乱用的味道用甘苦来称呼,洳果现在有一个人因为甲品德好而喜欢他因为乙愚蠢而讨厌他,那么喜欢或者讨厌就应该是属于我的感情贤和愚就应该是属于对方的品性,难道可以因为我喜欢那个人就称他为喜欢的人我讨厌那个人就称他讨厌的人吗?我喜欢这种味道就称之为喜味我怒恨这种味道僦称之为怒味吗?据此说来客体和主体有不同的功能,他和我就应该用不同的名称声音本来就是以好和不好作为主体,跟哀乐没有关系;(归按「声音自当以善恶为主,则无关于哀乐」这是一个很关键的判断。问题在于「声音」到底是指什么在古文中它可以指音樂,也可以指物理的声音倘若指后者,意思就是「声音的实质要么是噪音要么是乐音」,这个判断一点都没有错倘若是指前者,说喑乐中不包含哀乐就是一个错误的判断声音只是音乐的要素之一,并不等同于音乐嵇康的基本策略就是采用分析法,层层分析至对象嘚基本要素然后以要素的属性代替作为整体的对象的属性。又按在「声音自当以善恶为主」中的「声音」也可以指音乐,如果是这样那么「善恶」就是指好听或不好听。如果这样那就是形式主义的美学观。)哀乐本来就是感情受到激发以后发露的结果与声音无关。误配的名实全都分离问题就可以看清楚了。况且季札在鲁国采集考察礼制,以此来辨别风雅哪里只是根据声音来判断优劣呢?又孔子聆听韶乐感叹音乐与德行一致,所以赞叹哪里就一定是仅凭声音才知道虞舜的德行,然后赞叹呢现在我粗略地说明一个方面,吔可以了解一个大概了

(归按,第一段是总纲是核心观点,是立论以下七段是驳论。这一段的主要方法是分析名理将他所认为误配的名实关系分离出来,然后分别确定他认为正确的名实关系具体说就是声音本身的性质只有善恶,哀乐属于听者的感情与声音无关。这里问题在于1、何谓声音,是指物理的声音还是指音乐。物理的声音自然没有哀乐倘若是指音乐,就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2、如果是说音乐中没有哀乐,哀乐只是来自听者那么作曲家的哀乐又当如何看呢?既然听者的哀乐可以由音乐激发出来那么作曲家在作曲時为什么就不可以将自己的感情体现在作品里呢?是作曲家在作曲时是主动者音乐是由他创造出来的,使用怎样的语言怎样安排语言嘟是与他的精神状态有关的。但是关于作曲家的这一环节在嵇康这里是被回避了而这是一个十分重大不可回避的问题,但嵇康要加胜于囚就一定要回避这个问题。)

2秦客诘难说诚然,各地的风俗不同唱歌哭泣表示的意思也不一样,然而人们哀乐的感情却不能不表現出来内心受到触动,声音便从心中发出虽然寄托于别的声音,借寓在余响里善于听音乐的人总还能听懂,不会让音乐中的感情错過从前伯牙弹琴,钟子期就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下人敲磬子产就知道他内心悲哀;鲁国人早晨哭泣,颜渊知道他与儿子分别这几位哪里是从固定的音符中得到智慧,在曲调中受到验证呢(归按,「假智于常音借验于曲度」中「常音」是指音符与意义有固定的对应關系的音。也就是上文所讲的「音声指无常」的反面当然事实上在音乐中是不存在这种「常音」的,因为音乐的语言是不同于文字的语訁不具有确定性。)内心悲哀神色就会发生变化感情悲伤声音就会变得哀切,这是自然的反应不可缺失,只有精神清明的人才能精通善听音乐的人不会因为声音众多感到困难,不善听音乐的人也不会声音单调就感觉不能因为没有遇到善听音乐的人就说音乐没有可鉯听懂的途径,看到各地风俗的多变就说声音中没有哀乐(归按,这是说音乐中是有内容的自然也是有感情的。既讲原理又例举事實,很有道理)您又说:贤德的人不应该用爱来称呼,愚笨的人不应该用憎来称呼然而这也是因为有了贤德才会引起别人的爱,有了愚笨才会引起别人的憎只是同一个主体不该共用两个名称啊。哀乐的产生也是有缘故的这是声音使我悲哀,声音使我快乐如果哀乐確由声音引起,那声音中有哀乐就是实实在在的怎么能将名实分离开来呢?(归按「何得名实俱去」中「名实俱去」是说将原来一致嘚名实硬是分离开去。这个反驳也很有道理秦客是用反映论的观点来反驳嵇康的,既然哀乐由声引起则是先有声中的哀乐,而后才有聽者的哀乐听者的哀乐来源于声中的哀乐。如果声中有哀乐则哀乐本来就是声音的属性,将哀乐与音乐分离就是不对的这段话的价徝也是在于他分析的精细,区分了两种哀乐以此说明源流关系,最终证明声有哀乐)

您又说,季札采集诗歌考察礼仪,以此来辨别風雅;孔子感叹《韶》乐与德行一致所以赞叹不已,这是什么话啊况且师襄演奏乐曲,孔子得以目睹周文王的容貌;师涓奏乐师旷從中听出了亡国之音,哪里是讲明诗意后才下判断演习礼仪后才作评论的呢?这都是直觉领悟用不着等到积累了平日的见闻就已经能判断好坏了,所以前代史书当作佳话记载下来现在您凭借着浅陋的见闻,用您的见识为标准来作判断这不是抹杀了前人精细的见识,辜负了夫子神妙的体察吗(归按,秦客坚持音乐是有内容的善听乐者是能够通过音乐理解音乐中的内容。音乐有内容因而有感情都昰不错的。问题是音乐的语言是含蓄的模糊的,具有不确定性因此听众要通过想像才能把握音乐的内容,因而听众的理解和作曲家的原意之间是会有一定距离的对于这一点秦客没有给予充分的注意,这给下文嵇康的反驳造成了空隙尽管如此,还是改变不了声有哀乐嘚特点)

主人回答说:您诘难说,虽然歌唱、哭泣所表示的意思千差万别但善于听声的人总能够听懂,不用借助于固定的声音也无須用曲调来验证,钟子期一类人就是如此这是因为虽然内心悲哀的人表面上说说笑笑击鼓跳舞,内心喜悦的人表面上捶胸哀叹却仍然鈈能控制外表,隐藏自己的真实感情用假象来欺骗旁人啊,您却认为这已经说明声音是不固定的仍说是声音中有哀乐啊。(归按秦愙说钟子期之类的人是从音乐里听懂了音乐里的感情。嵇康说不是听懂的,而是从音乐家的行为中看出来的反驳的方法是不否认现象,而是对原因作新解释对现象作新解释是嵇康惯用的手法,这个新解释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是有道理的但只是一种情况,一种可能性不能使用全称判断。所以也就构不成否定秦客的理由)

您又说,季札听音乐借此了解各国的风俗师襄奏曲子,孔子得以目睹周文王嘚容貌照您这样说起来,那就是文王的功勋品德和风俗的盛衰都可以体现在声音里;声音的强弱也可以传递到后世;师襄、师涓的灵巧叒能在将来得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三皇五帝的事迹就不会在今天断绝哪里只会残留寥寥几件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表现攵王的曲子就会有固定的曲调,《韶》、《武》的音乐也有一定的旋律不会搀杂着其他的变化,奏出别的调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麼先前您所说的声音与感情没有固定的搭配钟子期听音乐触类旁通的说法,就说不通了如果声音和感情的关系是不固定的,钟子期触類旁通的事真的是有的那么说孔子识别精微,季札善于听乐就是虚妄不实的。这都是俗儒随意乱记想要让天下人迷惑声音的道理,鈈说音乐的道理不过如此只是让人觉得音乐神秘难懂,恨不得当下就遇到善听的人羨慕古人而自叹不如,这就是他们用来欺骗后人的方法啊依类推理辨别事物应该先求得自然的道理,道理确定以后再借古义来证明它。现在您还没有在心中求得这样的道理却只是依憑前代的记载作为言谈的根据,照此推论下去恐怕就是最精于算计的人也是无法掌握的啊。(归按这一节是否定季札听音之类的传说,意思是这一切都是虚妄不实的但这个驳论是武断的,问题在他的前提如果音乐中有内容,就一定意味着声音与内容之间有明确的对應关系即所谓有常。这是把音乐的语言等同于文字的语言所以嵇康的这一段驳论对于论敌来说并不是有效的。而且即使后人不能像季劄观风那样辨别各国的风俗但还是不能否认乐中有感情。具体的内容难以表现但感情却是存在的。)

您又诘难说哀乐的产生如同爱憎是由贤德和愚笨引起的,这就是说音乐使我悲哀,音乐使我快乐;如果哀乐真由声音而起那就说明声音中是有哀乐的。色彩有好看嘚和难看的声音有好听的和难听的,这是事物本身的属性至于爱还是不爱,喜欢还是不喜欢人们感情的变化,心理对事物的反应只限于这一点但都与内心的感情没有关系,只是接触到外物之后形成的(归按,这是说爱与不爱喜与不喜尽管也是人的心理活动,但嘟是对客体的直接反应是先有刺激而后才形成反应,是一种被动的反应「无豫于内」是说原先在心中是不存在的。这是为了与先有感凊而后寻找外物以为发泄的情况相区别足见嵇康的析理精微之处。)至于哀乐却不然本来是因为碰到事情,预先郁结在心中只是藉著和声而发泄出来;所以前面已经说明了声音与感情并不固定,现在再借这个话题来确定它们的名实关系不是说哀乐藉着声音发泄出来,就像爱憎是由贤德和愚笨引起的一样啊(归按,意思是不一样「哀乐发于声音」,古文的表达意义不够明确,既可理解为声音有哀乐作曲家的哀乐通过音乐表现出来,也可以理解为声音无哀乐,是听者的哀乐藉著音乐发泄出来是自作多情。这里的意思是后者)然而和声感动人心如同美酒激发感情一样。酒以甘苦为属性而醉酒的人却用酒来发泄感情。人们见到有人借音乐来发泄自己的悲欢就说音乐是有哀乐的,其荒谬就像不能因为看到有人借酒宣泄就说酒中有喜有怒一样。(归按嵇康区别了触景生情和借景抒情两种凊况,显示了他的精细的辨析特色这都是合理的。但他的武断处在于完全否认音乐本身可以是作曲家寄托发抒情感的载体其所以如此嘚原因就是他只站在欣赏的立场,回避了创作者的立场这是他必然得出片面结论的原因。)

3秦客诘难说:通过观察气色来考知内心這是天下通用的方法。人心变化于内神色相应地表现于外,这是明显可以看得到的所以您不怀疑。声音是精气激发的结果内心受到感触而发生波动,声音便随着内心变化而发出内心情感有强有弱,声音也就有高有低神色的变化和声音的变化都表现在人的身上,为什么对声音反映内心这一点却偏偏要怀疑呢既然喜怒哀乐会表现在脸色上,那么哀乐也应该体现在声音中声音本来就是有哀乐的,只昰不懂的人听不懂罢了至于钟子期一类人,虽然遇到不固定的声音却依然能聪颖地独自领会。盲人即使站在墙壁前也仍然一无所见洏离娄站在百尺之外却能把细毛看得清清楚楚,据此说来人们视力的强弱的确不一样。不能以盲人的视力为标准怀疑离娄明锐的视力。用一般人的听力去猜疑钟子期的听力,把古人的记载统统说成是虚妄不实的(归按,这一段中秦客的诘难是用的类比的方法既然鉮色的变化是内心变化的反应,那么声音的变化也同样是内心情感变化的反应二者同质,结论可信还有一点提得也非常好,既然声有哀乐为什么有人却听不出来呢?回答是没听懂接受者没理解不等于对像不存在,不知不等于不在)

主人回答说,您诘难说内心受箌感触而发生波动,声音便随着内心变化而发出内心情感有强有弱,乐曲也就有高有低哀乐之情一定体现在声音里,钟子期之类的人雖然听到了不固定的声音却能听懂其中的意思。如果一定要按照您的说法那么浊氏和质氏的致富,伯夷、叔齐隐居首阳山时的饥饿、卞和的冤屈、伯奇的悲哀、蔺相如的满怀愤怒、陈不占的恐惧这些形形***的情态,假如让他们每个人各唱一首歌一起来弹几声琴音,那么钟子期这样的人一定会听出各自的情感了(归按,这是归谬法不过嵇康还是故意混淆了音乐语言和文字语言的差别。音乐有哀樂听众也能感受这种哀乐。但接受声中哀乐不等于能再现作曲家具体的生活处境这是音乐的语言,只具有模糊性暗示性,而不具有確定性因此它很难去如实,具体的描写这是音乐语言的局限,无常的音声不具有这样的功能但音乐短于描写,不等于不能传情更鈈等于不包含感情。最长分辨的嵇康恰恰在这个问题上却不作分别了这是玩弄手法以加胜对手,是诡辩)您的意思是说,听声音的人鈈会因为乐曲的多少改变思路考察感情的人也不会因为声音的大小觉得有什么不同,只要是同一个人发出的声音就能识别其中的意思。如果声音是从地下发出的那么师旷这样的人也应该会吹动律管来考核它的声音,判断南风是否强劲区别雅声和郑声的***和雅正吗?(归按这里用师旷的例子是为了突出声有哀乐论的荒谬,但嵇康仍然在应该作区分的地方故意模糊两者的区别。讨论声音是否有哀樂这里的声应该是指音乐,但师旷所听的声却是自然界的声音这不是由人创作出来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当然是没有哀乐可言的)

吃辛辣的食物而流泪与大笑而流泪,烟熏眼睛而流泪与悲伤难过而流泪同样都是流泪,如果让易牙来品尝一定不会说高兴的眼泪是甜的,哀伤的眼泪是苦的这是可想而知的。为什么呢这是因为肌肉汗液一受到挤压便流了出来,与高兴和哀伤没有什么关系好像是过滤酒的布袋筛子,虽然搾酒的工具不同但酒味却是不变的。声音也是从身体中发出的为什么偏偏就包含着哀乐的道理呢?(归按这仍嘫是诡辩。用的是类比法但类比的双方是不同质的,所以推出的结论是站不住脚的流泪是生理现象,是人不能掌控的泪水是没有区別的,音乐创作是社会或心理现象是出于人能动的创造,音乐作品是有个性特征的用抹杀二者特点的方式来得出声无哀乐的结论是牵強的,也是站不住脚的因此对于「声俱一体之所出,何当独含哀乐之理邪」的问题我们的回答是,声虽一体之所出盍可不含哀乐之悝邪?)况且《咸池》、《六茎》、《大章》、《韶》、《夏》这些都是先王最好的音乐,是用来感动天地鬼神的如果现在一定要说聲音没有不体现主体,传达他的感情的话那么最好的音乐就一定不能托付给盲人乐师,一定要圣人亲手演奏这样才能使雅正之音得以保全。(归按这里有一个概念被偷换了。声首先是指作曲家创作出来的作品包含著作曲家的哀乐;其次有演奏家的二度创作,当然也包含了演奏家的哀乐但比较起来,演奏家的创作是在限定条件下的创作现在嵇康终于从欣赏者方面,跨到了创作者这一方面来了但怹仍然回避了最重要的首度创作者—作曲家。这是有意的回避目的是引导出一个荒谬的结论。)「舜命令夔敲击石头各种声音和谐鸣響,天神和凡人其乐融融」据此说来,最美好的音乐虽然由圣人创作却不一定圣人亲自演奏。为什么呢因为声音有自然的和谐,却無关人的感情和谐的声音是成功于金石一类的乐器,最美的乐声也是从管絃乐器中得到的(归按,「至乐虽待圣人而作」终于接触箌首度创作的问题了,却不加论证地坚持圣人原创的音乐作品是没有感情的当然他这样说也是有理论依据的,那就是道家的美学观所謂「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最好的音乐就是太和之乐,是什么都没有的可见嵇康最基本的论证方法是从原理出发,而不是从事实出发嘚)纤细的毫毛本身还是有形体可以被观察的,所以离娄和盲人的目力高下可以据此判断假如用水来增加水的话,谁还能来加以区别呢

4秦客诘难道:虽然各种比喻都有缺陷,足以招致非难然而基本的道理应当还是可以说明的。像介葛庐听到牛叫就知道它的三条小犇都成了牺牲;师旷吹起律管就知道南风不强劲楚军必失败;羊舌母听到小儿的啼哭就知道他长大后将倾败家室。所有这些事例都见效於古时所以都见于记载。据此推论那么盛衰吉凶没有不包含在声音里的。现在假如还把这些事都说成是虚妄那么从前的记载都要成為废弃之物,毫无用处了如果说这就是通达的言论,那是不够妥帖的如果您能说明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显示出所以如此的原由如果论点和事实都说得通,我希望能再聆高论(归按,葛庐听牛羊舌闻啼,师旷校音皆非音乐,不足以破嵇康之论自偏论题,宜乎招攻)

主人回答说:我以为能举一反三的人,只要能懂得意思是可以忽略言辞的所以我前面的论述就简略而不详尽。现在又有劳您反複发问我怎敢不充分地表达我的意思呢?鲁牛能知道它的小牛连续成为牺牲为三条小牛的丧生而伤心不已,满含悲怨多年向介葛庐訴苦。这是因为牛心与人心相同只是跟兽的外表不同而已。但这样的事又是我所怀疑的况且牛不是人类,没有相通的途径假如鸟兽嘟能说话,介葛庐秉性不同独能听懂它们的语言这是因为他懂得了它们的语言,进而和他们来讨论事情这就好比译者传译不同的语言,这不算是因为考察声音才了解他们的情况那么就构不成非难我的理由。如果说有智慧的人只要接触外物就能通达理解没有什么不知噵的话,那么我们姑且先来讨论容易理解的事请问:圣人刚入胡地是不是就应该会懂得胡语,诘难者一定会说懂得的。那么怎么解释怹掌握胡语的道理呢我愿借您的诘难来确立一个判断认识的标准。也许是与胡人接触而懂得了他们的语言吧还是吹律管来校验它们的聲音呢?还是观察人的气色因而了解他们的内心呢(如果是观察气色来了解内心的话),那么了解内心根据的是气色虽然不说话,人們仍然是会知道的了解内心的途径可以不必通过语言。如果是通过吹律验声来了解人的内心的话那么如果对方心里想着马却误说成鹿,那么考察的人就应该由口说的鹿知道他心中想的是马这说明内心没有配合语言,语言不足以表达心意如果是与人接触而懂得了对方嘚语言,那么这和小孩子跟老师学习语言然后懂得对方的意思一样,那又算什么聪明值得夸耀呢语言不是自然一定的东西,各个地方風俗不同同样的事物称呼不同,只是随便用一个称呼作为事物的标志罢了圣人通晓道理,所以说自然存在的一切都可以寻出它的理路无论多么细微的东西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一定会这样:)假如道理不通,那么虽然是很近的东西他也是看鈈清楚的所以域外之言是不能勉强懂得的。以此类推介葛庐听不懂牛鸣难道不是明明白白的吗?(归按破葛庐知牛鸣。反驳成立鉯理性反对非理性。「夫推类辨物当先求自然之理;理已定,然后借古义以明之耳」)

您又诘难说,师旷吹律管知道南风不强劲,哆暗示楚国失败的声音但这又是我所怀疑的。请问师旷吹律管的时候是楚国之风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楚风距离晋国有千里之遥律管的声音到不了楚国。如果是正好认出了楚风来到了律管中呢那么楚国的南面有吴国、越国,北面有魏国和宋国如果看不到它的源頭,又怎么能认出是楚风呢大凡阴阳二气相互激荡,然后形成风气与气互相感荡,碰到大地才发出风来怎么会风在楚国形成却跑到晉国来了呢?况且律吕分四季之气季节到了气就发动,音律应和灰也移动,这都是自然的因果联系不需要借助人来发生作用。上生丅生这是用来协调五声的和谐,安排刚柔位置的方法然而音律有一定的声响,虽然冬天吹中吕它的音还是丰满而没有减损。现在用晉人的气息去吹没有减损的音律楚国的风怎么能进入律管与晋人之气一起变化呢?风没有形状风声和音律不相通,那么验证事理的地方(晋国)与声律无关事情难道不是这样吗?该不会是师旷见多识广自己知道胜败的迹象,想要稳固众人之心就假托神秘,如同伯瑺骞答应许景公长寿吧(归按,破师旷吹律论反驳成立。)

您又诘难说:羊舌母听到小孩啼哭就知道他长大后会败家。那我再要请問:羊舌母是怎么听出来的是因为神妙的心思领悟了隐语才明白的呢?还是因为曾经听到小孩的哭声像这样的粗大而不祥今天的哭声潒从前的哭声一样,所以知道他会败家呢如果是神妙的心思领悟了隐语才明白的话,那就不符合声有哀乐的道理虽说是听小孩啼哭,卻不是从小孩哭声中得到验证的如果因为过去听到的哭声不祥,就认为现在的啼哭也一定不祥那是用甲的声音为标准来考察乙的哭声。声音对于人心犹如形体对于人心。有形貌相似而内心不同的也有形貌不同却内心一样的。何以见得呢圣人内心的道德都是一样的,但他们的形貌却各各不同如果内心一样却形貌不同,那又谈什么观察外形来了解内心呢况且嘴巴激发气息发出声响,与箫笛受到气息发出声响又有什么不同呢哭声的好还是不好,并不由小孩嘴巴的好坏决定就像琴瑟的清浊不取决于演奏者技巧的高低。内心能辨别樂理又善于评论,却不能将箫管演奏得流畅顺利这就像盲人乐师虽然精通作曲,却不能把乐器演奏得悦耳动听一样乐器不借助巧妙嘚盲人乐师而优良,箫管也不因为聪慧的内心而更流利那么内心和声音明显是两回事。既然这确是两回事那么想要考察感情就不应停留在观察外貌上,了解内心也不须借助于声音考察者想要通过声音来了解内心,这不是不得要领吗现在晋国的阳舌母没有经过考察验證,一味相信昨天的声音用来证明今天的啼哭,这岂不是偶然碰对了前代的一件事好奇的人便跟著称扬吗?(归按破闻啼知凶论,反驳成立)

(归按,这一大段中嵇康的反驳都是极为有力和有效的本来「声有哀乐论」是很有道理的,但秦客在这一段里提出的理由卻是站不住脚的要证明自己的观点,第一论据必须可靠;第二论证不能偏离论旨这两点秦客都没有做到。所以嵇康的反驳很容易就昰说秦客的三件论据都是虚妄不实。同时都不能用来说明「声有哀乐论」牛鸣和儿啼都不是音乐,吹律校音也不是音乐而且获取的信息并不一定都是从声音中得到的。这里的论证充分体现了嵇康的理性主义的特征使人联想到王充的《论衡》,善于用日常经验来加以辩駁)

5秦客诘难说:我听说失败的人不以逃跑为羞耻,这是为了保全自己现在我心里还不满足,再要从其他方面来加以诘难现在心凊平和的人听到筝笛琵琶的声音,就形态心情激动;听到琴瑟的声音,就形态安静内心悠闲。同样的乐器中曲调每有不同,听众的感情就随之变化奏起秦地乐曲,听众就会赞叹羨慕慷慨激动;奏起齐楚之音,听众就会情思专一;奏起悦耳动听的乐曲听众就会欢赽放松,心满意足心情随着乐声的变化而变化,这样的事例是如此之多如果烦躁和宁静是由乐声引起的,那么为什么一定要把哀乐排除在外只说音乐是至和之声,没有什么感情不能被触发(归按「至和之声无所不感」,很容易引起误解以为是感动听众。不是这个意思「至和之声」就是「大音希声」的「大音」,那是没有感情却可以容纳所有感情的音乐这里的「感」,是听众听了音乐以后激发絀来的久蓄心中的感情)把大同(归按,「大同」就是没有变化)归于声音把众多的变化归于人的感情呢?这岂不是只知道一方面却鈈知道另一方面吗(归按,秦客的这一诘难是有道理的躁静和哀乐有相似性,类比有依据但类比推理只具有或然性,所以嵇康的反駁还有余地与下文嵇康的反驳比较,秦客注意的是其同嵇康注意的是其异。秦客的缺点是通过论证躁静由声来推出声有哀乐所用的功夫在证明前一观点。以为证明了前者就必然能推出后者其实并不一定。概括起来秦客的观点是躁静既由声起,则哀乐当由声发)

主人回答说:您诘难说琵琶、筝、笛令人烦躁激越。又说曲调每有不同,听众的情感便随之变化这确实是常常让人感觉到的。琵琶、箏、笛声音短促而高亢(归按,「间促而声高」之「间促」是说所发之音短促所以音与音之间的区域也就短。下文「间辽而音埤」之「间辽」的意思正好相反)变化多而节奏快。用高声统领快节奏所以就使人形体烦躁,心情激越这就如同铃铎之声让人警觉,钟鼓の音令人惊心所以有人说「听到战鼓声,就怀想指挥官」这是因为声音有大小,所以会让听众有激烈或安静的感觉琴瑟这种乐器,聲音悠长而低沉变化少而声音清。音低沉加上少变化如果不凝神静听,就不能充分领略清和之音的至美所以听众便会形态宁静而内惢安详。曲调不同就像不同乐器发出的声音齐楚的曲调大多沉重,所以听众的感情便专一;旋律变化少所以听众的思虑便专注。好听嘚曲子汇集了各种美妙的声音会聚了五音的和声,它的本体丰富而作用广泛因为汇集了各种美妙的声音,所以听众的心便受到各种情況的牵制;因为会聚了五音的和声所以听众便欢乐放松,志得意满然而这些乐曲都是以单调、繁复、高亢、低沉、好听、难听作为属性的,而听众的感情则以烦躁、宁静、专一、放松作为反应这就好比人们在都市游览观赏,就会随意观望心情放松;聆听乐曲,就会靜心思虑容貌端庄。这就是说声音的本体完全在于节奏的快慢。听众感情对乐曲的回应只限于烦躁和宁静。(这一段中嵇康用两类倳例来说明「躁静由声」的道理乐器的特性和曲调的旋律都会使听众引起不同的感受,这里心对于声的反应是被动的那么能不能据此進一步推论说,哀乐也是由声引起的呢嵇康的回答是否定的。「情之应声亦止于躁静耳。」接收者受到音乐的感染只限于躁静这种接菦于生理反应的现象这里要思考躁静与哀乐同样都是属于欣赏者的心理感受,二者的区别在什么地方呢)

曲调常常不一样,听众的感凊对待曲调的变化就好像滋味不同嘴巴总能辨别一样。滋味虽然很多但都是美味;曲调虽然多样,但都是和谐美味有甘甜,音乐有囷谐然而乐曲的情调,全都止于和谐的声音品尝美味的嘴巴,全都止于甘美的味道哪里会有哀乐之情容留其间呢?(归按看来「隨曲之情」不能解释为听众的感情,不然无法解释「安得哀乐于其间」如是,则这一「情」字就不当解为感情而应释为实情的意思。這样解释就是音乐本身没有哀乐有的只是和谐而已。)然而人的感情是不一样的每个人按照各自的理解,把内心情感宣泄出来如果內心平静和谐,哀乐适中那就没有什么需要首先发泄的偏重之情,所以得到的感应就只是烦躁或宁静倘若有感情需要发泄,就是预先囿感情占据内心就不是平静和谐的心态。据此说来烦躁、宁静是音乐的功效,哀乐是听众感情的主使不能因为见到声音有躁静的反應,就说哀乐也是由声音引起的(归按,这一段驳秦客从躁静由声推出哀乐由声的观点分别从声与听众之情两方面论述。指出所以有哀乐者端赖听众内心不平衡,若内心平衡则音乐所引起的只有躁静。)

况且声音虽有强烈和宁静却各有一种和谐。和谐所感发的情感没有不是从自身发出来的何以见得呢?宾客满堂酒喝得尽兴时奏起了音乐,有人听了高兴得欢笑有人听了悲伤得哭泣。这不是演奏的曲子把悲哀递给那个人把欢乐送给这个人;音乐跟从前没有什么不同,听众却有欢乐悲伤不同反应这不是同《庄子》中讲的大风昰同一的,但从各种孔穴中发出的声响却是千差万别的道理一样吗音乐正因为不包含喜怒,也就不包含哀乐所以才能让听众的欢乐和蕜哀一起呈现。假如借助不固定的声音汇聚成统一的音乐,它所表达的都有一定的意思那又怎么能统领各种思想,引发各种不同的感凊呢由此说来,声音以平静和谐作为自己的本体却能感发不同的思想感情;思想感情以所等待的外物为主,受到感触便发泄出来这樣的话,音乐与内心感情实在是两条不同的道路和轨迹是不相交织的,怎么能把音乐的太和境界和哀乐之情搞在一起把虚名加在哀乐の情上呢?(归按,这一大段的辩驳很有张力归结起来双方各自侧重的方面不同,秦客重在同嵇康重在异。秦客的理由是躁静既然是甴声音引起的,那么哀乐当然也是由声音而来的用的是类比推理,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但是嵇康的回答更妙,他认为躁静与哀乐不同躁静尽可由声音引起,但哀乐则否哀乐是早已积蓄于听众的内心,只是等待合适的机会发泄出来罢了经过嵇康的分辨,躁静和哀乐嘚区别就是很显然的了粗略地说,躁静是一种近于生理或主要是生理的反应哀乐则完全是一种心理活动;躁静是被动的的反应,哀乐則是一种能动的行为;躁静是不可控制的哀乐则是可控的。如果仅限于此嵇康的论证是完全成立的,他的错误在什么地方呢在前提。他是完全排除了音乐本身包含哀乐的可能性换句话说,他把问题讨论的范围局限在声音与听众的关系这一层面所以他尽管在这一层媔上可以讨论得头头是道,但他的前提则是不加讨论的而前提错了,即使局部的结论是正确的其基本判断也是错误的。)

6秦客诘难說:您说强烈和平和的音乐各自有一种和声和声所激起的感情没有不是从自身发出的,所以喝酒痛快时弹琴会有人感到快乐,有人觉嘚悲哀这是说偏重之情先积存在内心,所以内心快乐的人听到哀伤的音乐会将欢快之情发泄出来内心悲哀的人听到欢乐的曲子也会将蕜情流露出来。音乐本来是有确定的哀乐的只是声音感化人比较缓慢,不能在仓猝间对听众发生作用替换掉原来的感情。所以偏重之凊接触到外物就发露出来使听众中怀有悲哀和喜悦的人会同时产生反应。虽然哀乐二情同时表现但对声音中包含哀乐的道理又有什么損害呢?(归按秦客不否认同听一曲,哀乐俱现的现象不否认会有听众之情移入乐曲的可能,但认为所以这样的原因是因为听众此時尚未听懂乐曲的意思。乐曲中包含的感情尚未对听众发生影响不能因为这种情况就否定声有哀乐。秦客的这个说法是中肯的也是很囿道理的。嵇康最有力的论据还是没有驳倒秦客的观点)

主人回答说「您诘难说,哀乐本来就有一定的声音只是偏重之情不能一下子被替换,所以内心悲伤的人听到快乐的声音会感到悲哀即使像你所说的声音有一定内容的话,那么如果重新演奏《鹿鸣》这是快乐的曲子,如果让悲伤的人听到虽然乐曲感化人缓慢,只是不能让他变得更高兴罢了怎么会反而增加他的悲哀呢?就像一把火炬的火虽嘫不能让屋子温暖,但也不应该再增加寒冷呀既然火不是增加寒冷的物品,那么乐曲(《鹿鸣》)也就不是增加悲哀的器具在厅堂上演奏曲子,听众中会同时感到欢乐和悲哀实在是因为「至和」之声诱发了听众积存的感情,所以才使受到外物触发的感情得以充分地发泄出来(归按,这个反驳初看似乎有理但实际仍然没有驳倒秦客,而且等于没有回答秦客的诘难秦客说,不能因为同听一曲哀乐俱现这种现象就否定声有哀乐。所以会发生如此现象是因为听众对乐曲的哀乐还没有听懂。现在嵇康说为什么奏一支快乐的曲子,反洏会使人悲哀呢实际秦客在上文已经回答了,就是「声化迟缓不可卒移。」)

您诘难说偏重之情遇到外物便流露出来,所以使得哀樂之情同时得到反应说到哀伤,有时是因为见到死者生前的坐几和手杖而流泪有时是因为看到了死者生前用过的车子和穿过的服装而蕜哀,只是为人死物在而感伤为事迹显著人却离世而痛心。悲哀之情所以积聚都是有来由的并不是头碰到地就会产生悲哀,面对筵席僦会流下眼泪现在没有坐几、手杖来触发感情,听到了和声就掉下眼泪这不是和声所引起的感情无不出于自身的吗?(归按这里包含着的逻辑错误在自相矛盾。既云哀乐之触发皆自有由不是随随便便,只要接触任何外物都能触发哀乐之情的那么他为什么会听本无哀乐的和声就会下泪呢。这一大段里嵇康的反驳都是有隙可击的)

7秦客诘难说,您说喝酒畅快时弹起琴来听的人有的欢快,有的悲哀想要说明这个道理,所以我回答说这是因为偏重之情受到外物触动而发露现在且让我凭心而论,再用实际效果来验证人心不快乐僦悲伤,不悲伤就快乐这是情感的大致情况。然而哭泣是悲哀的极点笑声是欢乐的表现。聆听齐楚之曲的人只看到他们脸上有哀伤嘚表情,却从未见到他们露出欢笑的容貌这一定是齐楚之曲是以哀伤为本的,所以听众都对乐曲作出相应的反应哪里只是因为乐曲多沉重而少变化,才导致听众精神专一思维集中呢?如果听众真的哭泣了那么音乐中有哀乐就完全可以肯定了。(归按秦客又提出一個新理由,就是人们在听齐楚之曲的时候无不满脸悲伤却从不见人有欢笑的样子,这不是说明齐楚之曲是有悲伤的吗这个理由是以事實为依据,是能说明问题的还有没有被反驳的空间呢?且看下文)

虽然人的感情受到哀乐的感发,但哀乐的程度却各不相同再说哀樂的极致不一定都有同样的表现。小悲哀只是容貌上有变化强烈的悲哀就会哭泣,这是悲哀通常的表现小快乐只是神色喜悦,极度的赽乐就会发出笑声这是快乐的道理。为什么这么说呢亲人安宁,自己就会快乐而放松无拘无束。等到处在危急的关头勉强能过得詓就算是成功,那么即使高兴也不会手舞足蹈据此说来,这时的手舞足蹈还比不上先前的自在安闲事实难道不是这样吗?至于笑容虽嘫出于欢快的心情却自有形成的道理,并不是响应声音的器具(归按,这是说笑噱的产生有它自己的原因例如碰到什么喜事,中了┅个什么奖得到了领导的表扬等等,并不是因为听音乐的结果)这是因为快乐虽然应声而起,实际上却是自己得到的悲哀之情受到感触,以流泪作为表征流泪因为容貌发生变化容易被人们发现,自在安闲是精神宁静在外表上却没有什么变化。所以人们只注意到他們容貌的变化却看不出不变神色中的内心情感;能够区别外在的变化,却不能体会他的内心感情然而欢笑不体现在欣赏音乐的过程中,难道只是齐楚之音吗现在不到悠闲的内心中去寻找快乐,却因为听音乐时没有现出笑容就说齐楚之音悲哀岂不是只知道悲哀,却不慬得快乐吗(归按,这一节反驳秦客的诘难秦客的诘难是以哀乐同致,即悲哀与欢乐的表现是一样的—一一样是指都会体现在容貌上——为前提的这个前提是有问题的,所以为嵇康所乘嵇康的反驳就是从对方的前提入手,着眼在哀乐的不同致二者的表现不一样,蕜哀则会让人流泪喜悦则未必会发生容貌的变化,人们不会在神色间觉察其异所以不能根据无笑噱就断定齐楚之曲就一定是悲哀的。嵇康的反驳真是很巧妙也体现出他的擅长,就是善于辨别事物间的差异即使是很细微的差异。这个反驳是成功的但从全文的全局而訁,仍然是回到了第一段的基点只是保卫了声无哀乐论,用嵇康的话来解释人们在听齐楚之曲的时候,固然有悲哀但也许有喜悦呢,只是喜悦不像流泪被人觉察而是藏于心中,不为人知而已)

8秦客问道:孔子说过:「改变风俗没有比音乐更好的了。」如果照您所说所有的哀乐之情都不包含在音乐中的话,那么改变风俗又靠的是什么呢另外,古人谨慎对待靡靡之音抑制***的音乐,所以说「要摒弃郑声远离花言巧语的小人。」然而郑卫之音……敲击鸣球来协同神和人的关系。请问郑声、雅乐风格盛衰的极点在何处风俗的改变又是通过什么途径才取得?希望听到您的指教以解除我的疑惑。(归按秦客的意思是,「移风易俗莫善于乐」,说明音乐Φ是有哀乐的是音乐中的感情对社会发生了感化作用。音乐本有感动人心的作用也有教化的功能,这是有道理的嵇康有没有回答这個质疑呢?)

主人回答道:人们所讲的改变风俗这种情况一定紧承在社会衰弱之后。古代的王者上承天命治理万物,一定尊崇万事简單易行的教导实行清净无为的治理。君王清静无为地身居高位臣民恭顺地居于下位,潜移默化天人和谐安宁,干枯的万物都沉浸在雨露中宇宙群生都沐浴在幸福中,扫荡尘土污垢人民安宁快乐,各自追求幸福默默遵从大道,人们胸怀忠义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是這样。和谐之情充满心中安详之气流露于外,所以用唱歌、跳舞来宣泄感情(归按,这又是不自觉地承认声有哀乐论)然后再用辞采來修饰它用风雅的音乐来宣扬它,用乐曲来传播它用「太和」之音来激发它,引导他们的精神气质养成他们的感情,顺应他们的情性把它们引上正途并使它们明显起来,使他们的内心与理一致情感与音乐互相应和,沟通融合以成就它的美。所以欢乐的感情体现茬乐器里光明正大的感情表现在音乐中(归按,声有哀乐论)如此推广开去,那么各国都受到感化如同花草茂盛,秋兰吐香没有約定却大家共同信守,没有商量却大家同心协力默默地相爱,就好像展开了锦绣绮罗真是光彩夺目啊。大道的隆盛没有比这更兴旺嘚了,太平的事业没有比这更彰显的了。所以说「改变风俗没有比音乐更好的方法了。」(归按这一段话的主旨还是要否定声有哀樂论。嵇康的意思是「移风易俗,莫善于乐」不是说用乐中的感情去感化听众而是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邪恶的情欲,那又是抑制不住嘚必须加以泄导,这样才会减轻对社会的压力而音乐就具有这种泄导功能。这个解释也是符合《乐记》精神的)然而音乐作为本体昰以人的精神为主的。(归按「然乐之为体,以心为主」这句话有点费解。如果照现在这样的译法岂非声有哀乐论吗?)所以没有聲响的音乐是老百姓的父母啊至于各种音调汇集,人们爱听的那种曲调也都总称为音乐,然而风俗的改变却不是依赖这种音乐的啊。(归按这一段围绕如何理解「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展开秦客的理解是一般人的理解,认为音乐之所以能够移风易俗端赖其中的哀乐感情,音乐是有内容有感情的。嵇康的理解则相反首先,他认为风俗的移易根本不是由音乐来改变的而是相反,首先是因为社會风气好转了人们心情舒畅了,便的要来叙志宣情——这样的说法不自觉地走向声有哀乐论所以音乐是体现了大道的兴盛,音乐是移風易俗的结果而不是原因。经过这样的解释「移风易俗,莫善于乐」这句话就从原来指方法变成了指结果意思是:移风易俗的结果沒有比在音乐中体现得更好的了;其次,嵇康也不否认音乐有改造人心的作用只是这种改造不是教育而是心理治疗。他认为音乐有泄导囚情的功能恶劣的情欲通过音乐宣泄出来后,心理就平衡了就不会对社会造成危害,在此过程中音乐也是无须凭借内容的;最后嵇康区别作为本体的音乐和具体的音乐。他认为无声之乐才是根本的至于具体可听的音乐却与移风易俗无关。)

声音和谐地组织在一起這是人的感情所不能克制的。所以古人知道情感不可放纵便抑制它氾滥;知道欲望不能断绝,便引导它走上正轨(按,这又在无形中赱向了声有哀乐论)所以制定了可以奉行的礼节创作了可以引导感情的音乐,使得嘴巴不充分享受天下的美味音乐不穷尽美妙的声音,找出首尾的适合部分寻求聪明和愚笨的中间点,确立标准让远近的风俗一致,享用却不用光这也是用来凝结忠信,表示内心不变嘚方法啊然后学校教育也紧紧跟上,让乐器与礼器并存舞蹈与礼节一起使用,雅正的言论与美妙的音乐一起发出使人要听到这个音樂,必定会听到这样的言论;要观看这种舞蹈必定会尊崇这种礼节。礼节好比是宾客主人见面先行升降之礼,然后再应酬往返在这種情况下,说话的分寸声音的节奏,作揖谦让的礼仪举动的度数,都要互相配合合为一体。君臣在朝廷上使用平民在家庭里使用。少年时学习到年长仍不懈怠,内心安宁而坚定一天天地改掉缺点,走向善良然后用敬重之心来对待,用稳重的态度来坚持时间雖久却不改变,然后教化成功这又是先王使用音乐的本意啊。所以朝觐宴会聘问设宴美好的音乐一定是有的。所以国家的史官采集反映风俗盛衰的诗歌交付给乐工,用乐器演奏出来使说话的人不会以言获罪,听到的人能够引起充分的警戒这又是先王使用音乐的本意啊。(归按此接上段进一步申论「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嵇康意谓,移风易俗者不纯为乐。礼乐相须闻乐识礼,乐表礼实如此方能移风易俗。纯用音乐无此实效也。以上两小段都是反驳秦客关于「移风易俗莫善于乐」的理解。同样显示嵇康的高度的思辨能仂和论辩技巧其出人意料之处在于,对这句话作出了新解释用声无哀乐的观点来解释,而且解释得有理有据)

至于郑声,是音乐中朂美妙的美妙的音乐打动人,犹如美女迷惑人使人丧失志向沉溺于游乐美酒,容易抛弃正事如果不是非常杰出的人,谁能抵御这种誘惑呢先王担心天下沉溺于享乐而不返回正道,所以具备了八音却不亵渎这种声音;保有太和之声,却不穷尽它的变化;捐弃曲折细微的声调使人们欢乐却不过分,犹如祭祀仪式上的大羹不用五味调和不穷尽鲜美的滋味。至于那些平庸浅近的音乐声音并不好听,叒不是人们喜欢的假若统治者离开了正道,国家丧失了秩序男女私奔,***没有节制那么风气因此发生变化,风俗因为爱好而形成崇尚他所向往的,那么人们就会肆意乱来;喜欢做他们习惯的事那又怎么批评他们呢?他们依托声音配上乐曲,拉长了声调真诚嘚内心被语言所打动,内心被和声所感动风俗一起形成,因此就用郑声来称呼它然而被指称的音乐,其中并没有***邪恶***与端囸同出于本心,这样雅声和郑声的本体也就可以看出了(归按,这一节是说郑声和雅声一样也是没有内容的,只是因为曲调好听被那些***的人欣赏以致被误解为是***之声。)

诗词作品:声无哀乐论 诗词作者:【两汉嵇康 诗词归类:【感叹】、【生命】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的文章

 

随机推荐